>> 欢迎进入加西论坛! 客人:你好!登陆 | 注册 | 忘记密码 | 搜索 | 帮助 | 申请版主 您现在的位置是加西论坛       

卡城新闻 社区消息 即时新闻 加国新闻 加西新闻 爱城新闻 萨省新闻 焦点杂谈 回国发展 军事天地 体坛纵横 海外文摘 加中贸易 情感画廊 保健美食 女人话题 难得一笑 音乐诗画 时尚秀吧 爱城生活 网站建议 工程交流
加西论坛 移民茶馆 加西商机 留学生涯 温馨生活 少儿乐园 原创精华 精华转贴 加西热贴 生活导航 精华诗苑 摄影集锦 网庆征文 地产知识 站务公告 萨城论坛 里贾纳坛 大温世界 山东同学 天津同乡 艺术中心 风筝专辑
信息中心 房屋租赁 旧车买卖 二手家具 电器电脑 日用商品 求职招聘 电脑红娘 定居指南 生活咨询 城市介绍 房屋市场 车来车往 精华旅游 移民协会 学生学者 专家协会 中药协会 江浙上海 西北同乡 美术家栏 其它信息








































點擊轉換 繁體中文 論壇

 加西论坛
 精华转贴 [返回]
   讲故事啦~~~系列好故事 
标记论坛所有内容为已读 
>> 精华转贴欢迎您的到来 << 

发表一个新主题 回复贴子 开启一个新投票   浏览上一篇主题  刷新本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 贴子主题: 讲故事啦~~~系列好故事  回复贴子 保存该页为文件  本贴有问题,发送短消息报告给版主  加入个人收藏&关注本贴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把本贴打包邮递  把本贴加入IE收藏夹  发送本页面给朋友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小灵通
 


 

威望: 0
级别: 正科级
魅力: 100
经验: 500
金钱: 12500 刀
来自: 保密 
鉴定: 已设置保密
总共发表: 60
总共回复: 250
发帖总数量: 310
登陆次数: 171
注册日期: 2004/08/07
消息 查看 搜索 好友 邮件 复制 引用 回复贴子回复 

  [这个贴子最后由小灵通在 2010/07/08 12:33pm 编辑]

诸葛亮八、九岁时,还不会说话,家里又穷,爹爹就让他在附近的山上放羊。

   这山上有个道观,里边住个白发老道人。老道人每天都走出观门闲转,见了诸葛亮便逗他玩,比比划划地问这问那。诸葛亮总是乐呵呵地用手势一一回答。

   老道人见诸葛亮聪明可爱,便给他治病,很快就把诸葛亮不会说话的病治好了。

   诸葛亮会说话了。非常高兴,跑到道观向老道人拜谢。老道人说:“回家对你爹娘说,我要收下你当徒弟,教你记忆识字,学天文地理,阴阳八卦用兵的方法。你爹娘同意,就天天来学,不可一天旷课!”

   从此,诸葛亮就拜这位老道人为师,风雨无阻,日不错影,天天上山求教。他聪明好学,专心致志,读书过目不忘,听讲一遍就记住了。老道人对他更加喜爱了。

   转眼七、八年过去了。

   再说,在这山腰间,有个“庵”,诸葛亮每天上山下山逗从这庵前经过。有一天,他下山走到这里,突然狂风大作,铺天盖地地下起雨来。诸葛亮忙到庵内避雨。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子把他迎进屋里。只见这女子长得细眉大眼,油嫩丝白,娇娆仙姿,犹如仙女下凡。他不由心中一动:庵里有这样漂亮的女子呀!临走,那女子把诸葛亮送出门,笑着说:“今天我们算认识了,往后上山下山渴了累了来歇息用茶。”

   打这以后,诸葛亮每到庵中来,那女子不仅殷勤接待,还盛情挽留,做好的饭菜。吃过饭他们不是说笑,就是下棋逗趣。与道观相比,这里真是另一个天地。诸葛亮被那女子的甜言蜜语弄得神魂颠倒!

   诸葛亮思想出了岔,对学习倦了起来。他笑着从庵里出来,走进观里发愁,真是“出门欢喜进门愁,笑脸丢在门外头”。师父讲的他这个耳朵进去,从那个耳朵出来,印不到脑子上;书上写的,看一遍不知道说的啥,再看一遍还是记不住。

   老道人看出了问题,把诸葛亮叫到跟前,长叹一声说:“毁树容易栽树难哪!我白下了这些年的功夫!”

   诸葛亮听出来师父的话里有话,低着头说:“师父!不会辜负你的一片苦心!”

   “这话现在我却不信。”老道人望着诸葛亮说:“我看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想教你成才,才治好你的哑病,收下你当徒弟。前些年你是聪明加勤奋,师父我苦心教你不觉得苦;现在你是由勤奋变懒惰,虽聪明也枉然哪!还说不辜负我一片苦心,我能相信吗?”

   “师父!这些天我每睡好觉,头脑发昏。”诸葛亮怕说出真情,挨师父训斥,撒了个谎。

   老道人说:“风不来,树不动;船不摇,水不浑。”说着,他指着庭院里被葛藤缠绕的一棵树让诸葛亮看:“你看那棵树为啥死不死活不活,不往上长呢?”

   “让葛藤缠得太紧了!”

   “对呀!树长在山上,石多土少,够苦的。但它根往下扎,枝往上长,不怕

热,不怕冷,总是越长月大。可是葛藤紧紧一缠,它就长不上啊啦,这就叫‘树怕软藤缠’哪!”

   聪明人一点就灵。诸葛亮看瞒不过师父,问道:“师父!你都知道啦?”

   老道人说:“近水知鱼性,近山知鸟音。看你的神色,观你的行动,还能不知道你的心事吗?”停了一下 ,老道人郑重低说:“实话给你说了,你喜爱的那女子并不是人,它原是天宫一只仙鹤,只因贪嘴偷吃了王母娘娘的蟠桃,被打下天宫受苦。来到人间,它化作美女,不学无术,不事耕耘,只知寻欢作乐。你只看它貌美,岂不知乃是寝食而已。你与她相爱,吃喝玩乐,倒也逍遥,但这样浑浑僵僵下去,终身将一事无成啊!若不随她的意,还会伤害你。”

   诸葛亮一听,慌忙问道:“师父!这会是真的吗?”

   老道人说:“如果不信,随你的便吧,以后就别再登这观门啦!”

   “师父!我相信。以后再不与她来往了!”

   “这还不行。你要烧道她的画皮,也好消除你的疑虑,永不怀念。”

   “怎样烧掉她的画皮,还请师父指教。”

   “那仙鹤有个习惯,每晚子时要现原形,飞上天河洗澡。这时,你进她的房中,把她穿的衣裳烧掉。衣裳是她从天宫盗来的,一烧掉便不能化作美女了。”

   诸葛亮答应按师父的吩咐去办。临行,老道人将一把龙头拐杖递给诸葛亮,说:“那仙鹤发现庵内起火,会立即从天河飞下来,见你烧了她的衣裳,必不与你甘休。如果伤害你时,你就用这拐杖去打,切记!”

   这天晚上时,诸葛亮悄悄来到庵里,打开房门,果然见床上只有衣裳,不见有人。她他点火就去烧那衣裳。

   仙鹤正在天河里洗澡,忽觉心头一颤,便急忙往下张望,发现庵内出现火光,“呼”地飞了下来。她见诸葛亮正烧她的衣裳,扑过来便啄诸葛亮的眼睛。诸葛亮眼疾手快,拿起拐杖,一下子把仙鹤打落在地。他伸手去抓,抓住了仙鹤的尾巴。仙鹤拼命挣脱,翅膀一扑一闪,又腾空飞去。结果仙鹤尾巴上的羽毛被诸葛亮抓掉了。

   仙鹤秃了尾巴,便与天宫中的仙鹤个个不同。自己也知道丢脸现眼,再也不去天河里洗澡,也不敢再混进天宫去偷可以化作美女的衣裳,便永远留在人间,混进了白鹤群里。

   诸葛亮拿这仙鹤羽毛去见师父。老道人说:“记住这个教训吧!要想学好本领,干一番事业,这色情之事千万不可迷恋!”诸葛亮不忘这个教训,把仙鹤尾巴上的羽毛保存起来,以此作为戒鉴。

   打这以后,诸葛亮更加勤奋,凡师父讲的,书上写的,他都博学强记,心领神会,变成自己的东西。又过以年,正是诸葛亮烧美女化皮的那天,老道人笑着对诸葛亮说:“徒弟呀,你跟我已经九年了。该读的书都读了,我要传授的你都听了。常言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已年满十八岁了,该走出家门,干一番大事啦!”

诸葛亮一听师父说他“满师”啦,连忙恳求说:“师父,徒弟我越学越觉得学识浅薄,还要再跟你多学点本领!”

   “真正的本领要在实干中才能得到,书上学来的,好要看天地万物变化,随时而转,随机应变,才有用啊!比如你上那仙鹤当的教训,以后不再被色情迷恋,这是直接的教训;推而广之,世上一切事物都不可被它的表像所迷惑,要小心谨慎从事,洞察其本质才是。这算是我临别的嘱咐吧!今天我就要走了。”

   “师父,你往哪里去?”诸葛亮惊奇地问:“以后我到哪里看望您呀?”

   “四海云游,没有定向。”

   顿时,诸葛亮热泪滚滚,说道:“师父一定要走,请受徒弟一拜,以谢栽培大恩!”

   诸葛亮躬身拜罢,抬头不见师父,再也寻不到他的踪影。

   老道人临走,给诸葛亮留下一件东西,就是他后来常穿的八卦衣。

   诸葛亮怀念师父,把师父的八卦衣穿在身上,只当师父永远在自己的身边。

   诸葛亮不忘师父的教诲,成其是那临别的嘱咐,特意把带在身边的羽毛做成一把扇子,拿在手中,告戒自己谨慎从事。


编辑  发贴时间2010/07/06 01:46pm IP: 已设置保密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小灵通
 


 

威望: 0
级别: 正科级
魅力: 100
经验: 500
金钱: 12500 刀
来自: 保密 
鉴定: 已设置保密
总共发表: 60
总共回复: 250
发帖总数量: 310
登陆次数: 171
注册日期: 2004/08/07
消息 查看 搜索 好友 邮件 复制 引用 回复贴子回复 

  接着讲:天吃星下凡


                            作者:周锐

  读过《水浒》吗?书中说到梁山一百零八将都是天上星宿下凡,如宋江是天魁星,吴用是天机星,李逵是天杀星,燕青是天巧星……
  在天上众多的星宿中,还有一位大名鼎鼎的天吃星。
  天哭星能哭出暴雨;天笑星能笑出地震;天遮星一伸巴掌就能造成日全食;天踢星只要轻轻一脚,西岳华山就会滚到东海里。各有各的神通,各有各的绝活儿。天吃星的绝活儿就是吃。
  王母娘娘深知天吃星的特长。每次在瑶池开神仙宴会,总是叮嘱送帖子的使者最后去请天吃星。当天吃星赶到瑶池时,该品该尝的众仙都品过尝过了,于是由他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
  可这次出了纰漏。王母娘娘扁桃腺发炎,喉咙疼,少嘱咐了这一句。天吃星的住处离瑶池最近,他最先接到邀请,便第一个前来赴宴。
  那天吃星怎生模样?不吃东西时却也貌不惊人。他有一个来者不拒、缩放自如的好肚皮。别人的肚子只能向前挺出,而他可以根据需要向四面发展。那张嘴尤其出奇,要紧关头两边嘴角可以一直拉开到后脑,这样,半个脑袋能像壶盖一般向后掀起,各种吃食饮撰便不须再经咀嚼,可以直接往下塞、往下倒。
  这样一个角色率先走进了瑶池,结果怎样是很容易想象到的。等那些驾云的、骑鹤的、乘琵琶的、跨葫芦的……各路神仙兴冲冲、馋兮兮地一齐赶到,只见:
  朝天金碗描奇果,
  卧地玉坛作醉姿。
  因慕百鲜充口腹,
  谁知一点没东西。
  鱼儿光剩头和尾,
  桃子只留核与皮。
  全宴独吞才半饱。
  还催王母再开席。
  王母娘娘很生气,她认为天吃星应该受到惩罚。她去告诉玉皇大帝。
  玉帝便把天吃星找来,对他说:“伙计,你太不像话了,联要处罚你。——罚你什么呢?”玉帝想到自己怕吃鸡蛋,便宣布,
  “朕罚你一口气吃十个鸡蛋!”
  天吃星说:“罚得太少了。”
  “那就罚吃一百个!”
  “还少。”
  “罚吃一千个……不过,”玉帝盘算道,“我这儿恐怕也没这么多鸡蛋。怎么办呢?”
  这时有太白金星出班奏道:“陛下,天吃星犯了天条,理应撵出天宫,贬下凡尘。”
  “让他下凡?”玉帝心里嘀咕着,“这算处罚他还是奖励他?老实说,我还想下去逛逛呢。”便问天吃星,“你愿不愿意下凡?要是你说‘愿意’,我就偏不让你去;要是不愿意,我倒非要你去不可。”
  天吃星很想乘机去人间闯荡一番,凭自己惊人的本事扬名天下。这么想着,就答了个“不愿意”。
  玉帝于是拿定主意,吩咐黄巾力士把天吃星带走。
  两个黄巾力士押着天吃星,转眼走出南天门外。就在当年往下扔猪八戒的地方,二力士将天吃星举过了头顶——
  “等一等,”天吃星嘱咐道,“别把我也扔进猪圈里!”
  “嗖——!”
  停飞机扔炸弹一样,天吃星被扔出天宫……下界杜家庄。庄主社员外已年过花甲,膝下无儿。
  这一夜,员外夫人做了个梦,梦见房顶被“轰”地击破,一道金光射了进来。紧接着屋里好一番热闹,只见:
  一阵阵碗筷相敲,一声声瓢盆互碰。锅盖同蒸笼齐舞,盐钵与糖罐共鸣。乘兴演武的是切菜刀,奉陪作要的有烧火棍。
  眼看那一刀一棍逼近身边,员外夫人当即惊醒。次日将此梦告知员外,员外也觉奇异,请了位阴阳先生来解梦。
  那先生解道:“金光入室,主诞生贵人。”
  员外夫人不敢相信,“您是说,我要生娃娃了?可我已经五十岁了呀。”
  先生说:“我的话不会错。你梦见碗奏乐、锅跳舞,看来这孩子的前程和吃有关。”
  员外怕自己听错了,“您说的是‘和诗有关’吧?”
  “不是‘诗’,是‘吃’。——不过,梦里房顶被击破,说明这孩子在成功之前,对家里会有些拖累。”
  员外夫人果然怀孕了。她的食量变得十分惊人。她很不好意思地将每天进餐的次数不断增加。肚里的孩子越来越迫切地向她发信号,她得尽量满足他。
  好容易等到足月,把孩子生了下来。老来得子,倍加爱惜。杜员外给儿子取名叫大郎。
  这大郎乃是天吃星投胎,岂是寻常婴儿可比?母亲的奶水根本不够应付,又挤来牛奶、羊奶、马奶、狗奶、猪奶、兔奶……这才勉强凑合。
  待到杜大郎长至十岁,整个家当已被他快要吃尽。一天大郎对家里人说:“爹,娘,你们不用发愁,孩儿今日自谋生路去也。”
  员外说:“儿啊,除了吃,你可什么都不会呀。”
  大郎说:“除了吃,我可以什么都不必会呀。”
  大郎出了门,来到大路上。他看见有三个人正往西走,四个人正往东走。他想:“既然往东走的人多,我往东走该不会错的。”
  走了二三十里路,肚子饿了。大郎的肚子最容易饿。他跨进路旁一家小饭店,店主人马上过来招呼。
  “这位小爷,想用点什么?”
  大郎便向店主人打听:“近处还有几家饭店?”
  店主人答道:“东边还有三四家。——小爷问它怎的?”
  大郎说:“我是想着,在你这儿吃不饱,还可以到第二家,第三家接着吃。”
  店主人哈哈大笑,“连你一个人都不够对付,我还开什么饭店!我这儿有的是馒头、牛肉,小爷能吃多少,我便去端来。”
  大郎说:“我也不知道能吃多少,只怕把你店里吃空了我这肚里还觉不出动静呢。”
  这时已有些闲人准备看热闹,那店主人哪能当众受辱,便对大郎道:“你若有本事把我店里吃空,不但今天不要你付钱,往后天天供你白吃白喝,绝无怨言。”
  说罢,店主人去取来十个馒头和一大盘牛肉,放到大郎面前。
  大郎看看馒头和牛肉,问:“你店里只有这点东西?”
  店主人强压怒火道:“休说大话,你能吃完这些不撑死的话,我自会再取。”
  大郎点点头,开始吃馒头。他想吃得文气些,便把一个馒头掰半成两,拿在两只手中。左一塞,右一塞,那馒头已经无影无踪。
  见大郎吃得干净利落,围观的闲人纷纷赞叹。
  转眼间十个馒头全部下肚,那盘牛肉也不在话下。“老板,快再取来!”
  店主人强作镇静,又取来所有的五十几个馒头和二十几斤牛肉。
  大郎渐渐吃上劲来,也不顾文气与否,速度明显加快。
店主人赶紧又煮了一百个鸡蛋。煮鸡蛋特别噎人,这可是一道坚韧的防线。
  煮鸡蛋能噎住别人,噎不住天吃星,鸡蛋防线很快又被攻克。
  店主人又搬出自家准备过年用的火腿、年糕……
  杜大郎来者不拒,面无难色。
  店主人跑到里屋,拿出积蓄,打着抖对老板娘说:“为了本店的信誉,只好悄悄去向别的店求援……”
  老板娘照计行事。那三家饭店有求必应,立刻派出援兵,端着饺子、馄饨、葱油饼、烧鸡、烤白薯……跟着老板娘,将大批吃食从后门运进。
  那三家店也都搬空了,杜大郎仍然流星赶月般地抓将过来。吃将下去……店主人又派老板娘去小贩们手中搜集瓜子、花生、糖葫芦什么的,那更是杯水车薪,螳臂挡车,无济于事。
  店主人伎俩用尽,只好认输。他哭丧着脸对大郎说:“小店有幸,遇上你这样的好胃口。今后就请每日光临吧——这也是在劫难逃!”
  杜大郎放下碗筷,抹一抹嘴,从容不迫地向众人抱拳行礼,“诸位长辈,我杜大郎并不是爱贪便宜的人。今天的吃账,我全数照付。”说着掏出一把银子,“哗啦”放到桌上,“我只是想在大家面前露一露本事,扬一扬名声。”
  众人发了一阵呆,不一会儿醒过神来,全都非常感动:“真是一条好汉!”“少年壮志,前途无量啊。”
  最感动的当然还是店主人。他谢了又谢,热泪盈眶。忽然他一拍脑袋,“小爷,我想起一个去处,你去了包管成名。”
  “什么去处?”
  “是个歹人开的赌场。那歹人姓盘,叫盘盘赢,专设骗局诈取人家钱财。他不知从哪里搞到些偏方秘药,用来作弊捣鬼。为了引诱别人和他斗蟋蟀,他总是拿些最窝囊的瘦小蟋蟀出来迎战。开斗之前,他将他的小蟋蟀用一种‘常胜香’熏过,这其实是兴奋剂啊,这样一来,别人再勇猛的蟋蟀也别想占上风了。赌斗鸡他也特别,他用母鸡和人家的公鸡斗,人家以为他是傻瓜,以为自己赢定了。谁知这家伙在地上暗暗撒下几颗米粒,这些米粒是用一种‘阴阳颠倒汤’浸过的,双方的斗鸡啄吃了米粒,立刻暗暗变了性别——公鸡变成母鸡,母鸡变成公鸡,斗起来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盘盘赢用这些花样骗了多少人,他只顾自己发财,不管别人家破人亡。”
  杜大郎听了很生气,但又不明白:“我能做什么呢?”
  店主人说:“别急。盘盘赢还有一着损招:赌吃发糕。他会蒸出一笼发糕,这些发糕看起来又小又薄,全都没发好的样子。他会叫你自己从中挑出三块糕,当场看他吃下。这时他会对你说:只要比他多吃一块就能赢。你会以为一点都不难。但这发糕里其实揉进了‘后期发酵粉’,要等吃下肚后便胀大起来。盘盘赢自己事先吃了反发酵药,所以不怕胀坏肚皮。可你要是——”
  “我更不怕啦!”杜大郎拍肚大喊,“他靠吃药,我靠真本事!”
  “对呀,对呀!”店主人笑道,“只有你小爷出马,才能制服那歹人,叫他盘盘输。”
  杜大郎立刻起身,“既然这样,我就告辞了。”
  众人却说:“不用告辞,我们一起跟去,又有一场大热闹好看呢。”
  杜大郎和众人便雄赳赳出发。到了盘盘赢宅外,听见里面传出女孩的哭声:
  “爹,我不愿意给盘盘赢当丫头!”
  “孩子,谁让咱们输了呢。你别难受,等爹下回再输了,把自己也卖进来,咱们就能团圆啦。”
  杜大郎连忙敲门。
  盘盘赢的四个专门开门的仆人用力把门打开。这是盘盘赢钱多摆阔气,用四个人开门。因为是需要四个人来开,所以这门板做得比最讲究的棺材板还厚、还重。
  盘盘赢摇着大扇子出现了:“一二三四五,瞎猫逮老鼠。愿者来上钩,谁敢跟我赌?”
  杜大郎跨出一步,大声答道:“六七八九十,老虎怕狮子,别的咱不比,大郎就会吃!”
  盘盘赢轻视地瞟了大郎一眼,“人不大,胆不小。可是你拿什么来赌呢?你想卖给我当仆人吗?那么去开开我的门,我怕你力气小开不动。”
  大郎说:“别小看人,我有钱。”说着又掏出他的银子。
  “再加上我们的钱!”跟大郎一起来的众人相信大郎一定会赢,这时也纷纷出资相助,转眼间摞起一大堆银钱。
  盘盘赢来劲了:“哈,要是我赢了,这些钱就全归我啦!”
  “可你要是输了呢?”大郎对盘盘赢说,“要是输了,这个姐姐就再不用给你当丫头了,这四个叔叔就再不用给你开门了,行不行?”
  盘盘赢一拍胸脯:“我要是输了,从此再不开赌,关门走路。”
  大郎担心盘盘赢说话不算数,四个开门大汉便说:“要是他敢赖账,我们就把这扇门拆掉,让他天天伤风感冒。”
  盘盘赢又端出揉进“后期发酵粉”的一盘发糕。
  大郎从盘里拿了一块糕,又拿了一块糕,又拿了一块……把盘里的十块糕全拿过来,捏拢了一揉,揉成一个大团子。
  四个大汉吃惊极了:“怎么,你要全吞下去?这糕我们最多只吃了一块半。”
  可这大郎岂是等闲之辈?竟吃得连渣渣屑屑都没留下一粒。
  盘盘赢心中暗暗叫苦:“今日遇上对头了!”他连忙使出杀手铜,去厨下取出一瓶酒,双手捧给大郎说:“小哥好食量!我再献上此酒,以表钦佩。”
  这酒名为“助胀酒”,能把吃下肚的一粒米饭泡成汤圆那么大。
  “咕嘟咕嘟”,大郎把酒一口气喝干,没事儿。
  输了杀手铜,再看绝命枪。盘盘赢又斟出一杯“缩胃茶”,这茶能把人们本来很宽敞的胃缩成拳头那么小。
  “小……哥……请……用……茶!”盘盘赢的声音都发抖了。
  大郎可不发抖,照样接过来一饮而尽。肚子里立刻发出奇奇怪怪的声音。但大郎的胃坚强无比,“缩胃茶”其奈我何?还是没事儿!
  盘盘赢不得不离开此地了。临走时跌足长叹:“天亡我也!”他算说对了,杜大郎本来就是天上下来的嘛。
  大郎用自己的好胃口为地方除了一害,立时声名大振。
  四个大汉要另处找活干。他们听说张财主正缺长工,便想去张家干活。
  有人赶紧阻拦道:“你们不知道张财主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吗?我就是才从他家逃出来的。再给他干下去,肯定活不成。”
  “怎么活不成?”
  “非饿死不可。他每天只给长工吃两顿,每顿一碗饭,用的还是小碗。而且盛饭时一粒粒数过,多一粒也不给。”
  “原来这样!”四条大汉叫起来,“好欺负人,这地方哪能去!”
  “我去!”
  惹恼了杜大郎,要好好惩罚一下铁公鸡。
  大郎找到铁公鸡,对他说:“没人帮你干活吗?用我吧。”
  铁公鸡将大郎打量一番,心想:一个孩子,肯定不需要吃很多东西。心里先有几分中意了。但他还是觉得要把话说清楚:“知道我家的规矩吗?一天只供两顿,想吃三顿的请到别家去。”
  大郎便安慰铁公鸡道:“我只要吃一顿。”
  铁公鸡大喜:“我就知道没看错人!”
“而且不是一天吃一顿,”大郎补充道,“是一个月只吃一顿。”
  “好,好,好!”铁公鸡十分满意,“那就留下先去挑水吧。”
  “不过,”大郎提出,“我要先吃了这一顿饭,而且要吃饱,才能去干一个月的活儿。”
  铁公鸡从来不给长工吃饱的,但想到一个月只供一顿饱饭,“一个孩子能吃多少!”便特别爽快地答应下来。
  大郎吃完一碗饭,便向铁公鸡要第二碗。铁公鸡嘴里嘟哝着:“小孩吃多了容易做噩梦呢。”但还是破天荒地给了第二碗。大郎把饭朝喉咙里一倒,碗又空了,“接着来吧。”“还没饱?”“早着呢。”铁公鸡找来算盘,当下算了一笔账:原来按照每天两顿两碗饭,一个月要供给六十碗饭,而现在只需三碗,还算便宜了二十倍呢。“三碗就三碗吧。”
  你们知道,三碗饭是打不倒杜大郎的。猜猜,一共吃了几碗?三十碗?六十碗?一百八十碗?……反正数不清了,反正急得铁公鸡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发起羊癫疯来了。
  杜大郎走了,临走扔下话:“我不给你当长工了,因为你小气,没给我吃饱。”
  在铁公鸡身上都能拔下毛来,杜大郎真值得钦佩。地方官得知本地有这样一位奇才,赶紧向皇帝报表推荐。
  却说皇帝这时正遇到麻烦事儿。境外番邦十分强大,久有进犯之心,这次又派来使者,总是不怀好意。
  皇帝问番邦使者:“你是来送战书的吗?”一送战书就要打仗,老实说,皇帝怕打仗。那使者答道:“不打仗也行,且来比输赢。我国有个奇人,名唤没个满,贵国有人能赢得他时,我们自然息兵罢战。”
  那没个满便应声向前。好家伙,高人见他矮一段,胖人见他瘦一半!
  皇帝见了暗吃一惊,“要比力气吗?”
  “不,比食量。”没个满傲气十足,高腔大嗓,“没个满吃遍天下无敌手,闻得中原人才济济,高手如林,这次特来领教一番。”
  皇帝这才放下心来。他知道他的文官中智囊不多,饭囊却不少;武将们未必都能征善战,却称得上能撑善灌。当下答应使者,传旨准备。
  比吃什么?没个满提出比赛喝粥,这是他的强项。于是御厨支起超级大锅,熬出决定国家命运的稀汤白米粥。
  比赛开始。首先出场的没个满仰卧在躺椅上,让侍者们不停地把一大碗一大碗的粥倒进他的大嘴……
  一个时辰过去了,没个满一不打嗝,二不喊肚子疼。侍者们继续灌着粥。见此情景,报名参赛的文官武将吓退了一半。
  三个时辰、五个时辰过去了,没个满仍旧没个满。这时只有一位最最忠心报国的大元帅没有退出比赛,他悄悄准备了遗书,上写六字:不成功,便成仁。
  皇帝开始冒冷汗了。只见侍臣呈上一份荐书,皇帝看了,眉头一展,那些冷汗又被“刷”地收了回去。随即传旨:“用我的千里马,火速接杜大郎进京!”
  等杜大郎赶到,没个满已经连续喝粥一昼夜。那位大元帅眼看求胜无望,一硬头皮就要往粥锅里跳,被众人拉住扶了下去。
  没个满站起身来哈哈大笑,“好没出息!喝粥都喝不赢,还能与我国陈兵交战?”
  “休得夸口!”大郎高喊一声,走入场中。
  没个满一见是个小孩,便说:“你是轻量级,我是重量级,咱俩不能一起比赛。”
  大郎说:“别管什么量级,能赢就是第一。不过我看你只能用嘴吃饭,谁都会的,不算稀奇。”
  没个满愣了,“吃饭不用嘴,用什么?”
  “瞧着吧。”
  杜大郎大模大样睡在躺椅上,指一指自己的耳朵眼儿,对侍者们说:“拿粥来,从这儿灌下去。”
  侍者们疑惑道:“能灌得进去吗?”
  “能。不过最好用个漏斗,免得倒在外面,脸上难受。”
  漏斗安上了,一大碗粥倒下去,只听“吱溜吱溜”一阵响,粥没了!
  看着杜大郎展露喝粥绝技,皇帝热泪盈眶,文官武将羞愧难当,那番邦使者怀疑自己在做梦。
  那没个满呢,当时直急得团团转。好容易抓到破绽,大叫道:“这不是真本事,他那漏斗里面有机关!”
  大郎一下蹦起来,拔掉漏斗,“你是说没进去?那我吐出来给你看。”
  大郎便朝没个满侧过脑袋。说时迟,那时快,稀粥从大郎耳中喷泉一般猛射而出,没个满来不及躲避,被糊了一脸一身。要想让开,却已滑倒在地。眼看要被源源喷出的稀粥埋住全身,没个满只得讨饶认输。
  比赛结束了。番邦使者的傲气一扫而尽,他向皇帝低头行礼道:“天朝大国,果有奇才。我辈见识鄙陋,往后再不敢轻举妄动了。”说罢,便带着浑身是粥的没个满灰溜溜离去。
  比赛一胜,国威大振。皇帝心花怒放,便来重奖杜大郎:“杜爱卿立下盖世奇功,不可不赏。朕即封你为‘肚国公’,采邑十万户。”
  杜大郎封地受爵,好不荣耀。衣锦还乡,回到杜家庄,员外夫妇自然欢喜无限。大宴宾朋,庆祝够了。便备好车马,前往封地。
  铃铃铃,铃铃铃,车仗一路行去。前面是个小镇。杜大郎一看:咦,这正是当初靠着大嚼馒头牛肉初露头角的地方呀。他问左右:是不是已经进入他的封地?左右回答:是的。国公爷在封地里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如说,随便给这小镇改个名字。
  大郎很高兴。他要找到他的那些老朋友,那个不吃不成交的店主人,还有四个开门大汉……和他们商量一下,改个更有意思的、和吃有关的新镇名。
  他走进那家小饭店,见店主人和老板娘正在收拾东西。
  “你们干什么?”大郎问,“像是要搬家?”
  店主人说:“镇上的人都搬走了,没人来吃饭了,这店留着也没用了。”
  大郎说:“我还有事找你们商量呢,怎么都走了?不知道我要来吗?”
  店主人说:“正是知道国公爷要来,正是知道国公爷的本事不但这镇上的人全部搬走,方圆数百里内,划在您的封地里归您管的十万户百姓也都一户不剩了。大家虽然很佩服您,但都怕供不起您。要是您的胃口不那么好,大家也就不会走了。但话又说回来,要是您的胃口不那么好,您也当不成肚国公啦。”
  店主人夫妇把全家家当装上骡车,匆匆离去。
  杜大郎站在冷清清的小镇上发呆。
  这时只听空中一声高叫:“天吃星下凡已久,还不速速归位?”
  抬头一看,一个白胡子老头儿站在云端,他是玉帝派来的太白金星。
  那杜大郎神思恍惚地自语:“我是天吃星吗?……我为什么不是别的什么星,为什么只会吃呢?……”
  太白金星又在催了。天吃星只得随金星踏上云头,朝天庭飞升。
  一路上,太白金星警告着天吃星:“瞧你,怎么心事重重的样子?小心掉下去!”


编辑  发贴时间2010/07/08 12:31pm IP: 已设置保密
 该主题只有一页

快速回复主题: 讲故事啦~~~系列好故事
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用户名: 没有注册?  密码: 忘记密码?

显示您的签名?
有回复时使用邮件通知您?
使用表情字符转换?
 预览?是 

 
 顶端主题管理精华 | 固顶 | 取消固顶 | 提升 | 锁定 | 解锁 | 删除 | 移动 


© This foru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any registered or unregistered users in this forum
中文版权所有: 加西论坛  版本: LB5000II v20211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 加西论坛 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