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进入加西论坛! 瀹汉:你好!重登陆 | 消息 | 好友 | 资料 | 新贴 | 搜索 | 帮助 | 退出   
  
  

點擊轉換 繁體中文 論壇

加西论坛
精华转贴銆[杩斿洖]
銆*#!&*婚姻这回事儿--妯娌之间銆
标记论坛所有内容为已读 
>> 精华转贴欢迎您的到来 << 

鍙戣〃涓涓柊涓婚鍥炲璐村瓙寮鍚竴涓柊鎶曠エ 銆銆娴忚涓婁竴绡囦富棰 銆鍒锋柊鏈富棰娴忚涓嬩竴绡囦富棰
 * 璐村瓙涓婚锛 *#!&*婚姻这回事儿--妯娌之间銆銆鍥炲璐村瓙 淇濆瓨璇ラ〉涓烘枃浠  鏈创鏈夐棶棰橈紝鍙戦佺煭娑堟伅鎶ュ憡缁欑増涓  鍔犲叆涓汉鏀惰棌&鍏虫敞鏈创  鏄剧ず鍙墦鍗扮殑鐗堟湰  鎶婃湰璐存墦鍖呴偖閫  鎶婃湰璐村姞鍏E鏀惰棌澶  鍙戦佹湰椤甸潰缁欐湅鍙 
璇ョ敤鎴风洰鍓嶄笉鍦ㄧ嚎酥然-小酥
澶磋: 投资理财税务规划保险
闂ㄦ淳: 北美顶尖金融企业经验

 

濞佹湜: 0
绾у埆: 正处级
榄呭姏: 100
缁忛獙: 500
閲戦挶: 15462 刀
鏉ヨ嚜: 卡城保险投资銆
閴村畾: 宸茶缃繚瀵
鎬诲叡鍙戣〃: 168
鎬诲叡鍥炲: 498
鍙戝笘鎬绘暟閲: 666
鐧婚檰娆℃暟: 165
娉ㄥ唽鏃ユ湡: 2008/03/12
娑堟伅鏌ョ湅鎼滅储濂藉弸涓婚〉澶嶅埗寮曠敤鍥炲璐村瓙鍥炲

  作者:爱吱爱吱 回复日期:2009-12-07 20:27:14 
  
   陈玉容披着件大氅,下楼来,这是她在家一贯的穿着,大氅几乎垂地,里面穿一件秋衣,外头那么一裹就行了,她眼睛微肿,下来直接坐到展天海旁边的沙发上,手里还捏着一团揉的走了型的卫生纸,她好像是哭过了。
   展天海看到她这个样子竟也不像往常那么烦,而是注意到了她神情异样,便问怎么了,陈玉容一被问,眼泪立马涌了出来,又将那个纸团凑近眼角,鼻子吸溜着,抽泣着说:“玉华刚打来电话了,说妹夫检查出了淋巴癌。”
   玉华是陈玉容的妹妹陈玉华,展天海听到这个消息吃了一惊,妹夫的身体一贯看起来很好,高高大大一个人,生活上也没什么坏毛病,人生真是无常,病魔从来不看人下菜碟儿。
   陈玉容继续流着泪:“他们想来咱们这儿看病,毕竟大医院多,专家也多。”
   展天海点点头,无名的惆怅袭来,身边的人,同年代的人,这是第一个患绝症的,从来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这么近过,他手里正剥着一个小橘子,伸手递给陈玉容,安慰道:“好了,别伤心了,明天我帮他联系医院,找个专家,医疗费我来出,让玉华不用担心这些了,照顾好妹夫,他想吃什么还有什么心愿,咱们都尽量满足,你跟玉华说,想开点儿,在妹夫跟前别愁眉苦脸的。”
   陈玉容抬起红肿的眼睛看着展天海,眼神里又是意外又是感激,忽而百感交集的继续涕泪,“我妹妹命苦啊,嫁给妹夫也没享上福,她婆婆去世也才没几年,老太太瘫在床上,还不都是玉华照顾?好容易走了,妹夫又退休了,心情不好,在家没少发脾气,玉华是操持完老的操持小的,没有一天清净过。”
   展天海还是点头,也心酸起来,玉华可是标准的贤妻良母,每次来小住几天,根本闲不住,有她在保姆都没活儿干了,家务事儿可是一把好手,虽然性格也和她姐姐一样争强好胜,但是早已被生活磨平了棱角。
   “好了,明天就跟玉华说,我派车去接他们,淋巴癌一般情况下都没有动手术的必要了,估计也是化疗住院调养,妹夫住院,玉华就住家里,你帮着玉华好好照顾妹夫吧。”
   陈玉容抬起红肿的眼皮儿,不相信的看着丈夫,“住家里吗?”又擦了擦眼泪,“唉,玉华还好有你这个姐夫,要是靠我,什么也帮不上她呀。”
   展天海犹疑着,看陈玉容心绪平息了一些,才又开口:“有个事儿得跟你说一下,鹏程今天辞职了。”
   “啊?”
   “下午辞的,这个孩子我看得逼他一下了,兴许能管点儿用,如果这次他还不成器,我们也就没什么好办法了,只能靠他媳妇儿去管教了,咱们就操不了那个心喽。”展天海故意说得很轻松。
   陈玉容张着嘴,却说不上话来,方才展天海对妹夫的事儿那么大度,就好像吃了人家的嘴软,只能压抑着心里的惊愕,把所有的问题都咽了下去,但心里却难受的悬着。
  
   只到半夜十二点多,听见乔巧上楼的脚步声,陈玉容蓦地从床上坐起来,对身边的展天海说:“鹏程怎么还没回来?”
   展天海闭着眼,声音却很清醒:“是啊,十二点了吧。”
   “可不是嘛,”陈玉容披衣下床,出去看看。
   走廊里射灯开的很亮,乔巧醉醺醺的正在开门,晚上从冯立那儿走后,她去了两个饭局,喝了个三中全会,白酒红酒啤酒灌了一肚子,陈玉容看到射灯强光下的乔巧面色苍白,妆也有点儿花。
   “鹏程怎么还没回来呢,你俩没一块儿?”陈玉容跟着乔巧进了房间。
   乔巧甩掉手包,歪歪斜斜的晃到床边,仰面躺下,含混不清的说:“我哪儿知道他去哪儿了,你还不如去问问致远和希颖,问我,没用!”
   陈玉容看她的样子真想发作,夜半三更一个女人家喝成这样,说话颠三倒四,浑身的酒气,她耐着性子走近床前,这时保姆敲门进来,端着杯水,陈玉容问是不是乔巧让倒水的,保姆打着哈欠说可不是嘛,刚睡着。
   依着保姆会察言观色的劲儿,自然看得出陈玉容对乔巧的晚归不满意,所以也皱着眉,陈玉容示意保姆把水放下出去,顺手拿起从乔巧手里滑落的手机,想给鹏程打个电话,不想刚拿在手里,恰好一条短信进来,叮咚一响,吓了一跳,屏幕下方一行字映入眼帘,“到家了吗?很担心你。”发信人是“冯立”。
   陈玉容盯着这一行字,本能的闻出些异常,她想从字里行间找出些门道,可是短短的一句话,八个字,没看两眼,那条提示又缩了回去。
   陈玉容想再发掘点儿什么,可是这部多普达手机跟她的玩儿法不一样,琢磨了一会儿怕再给弄坏了,只好又给放了回去。
  


作者:husoyatian 回复日期:2009-12-07 2026 
  沙发,抢了再看


作者:爱吱爱吱 回复日期:2009-12-07 2029 
   吃晚饭陪宝宝玩儿了会儿积木,把他哄开心了,坐下把下午写的续上。
   写到这儿,想到一个问题,例如这种家庭矛盾积怨,想彻底解决谈何容易,有时一辈子也未必想的清楚,但是我们是在写小说,小说必须有始有终,小说也要带给人希望,所以,小说一定得有个结局,至少矛盾要有个解决的办法,但现实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无解的啊。
  


--------------------------------------------------------------------------------
阿省/BC/SK/ON/NB省执照保险理财顾问徐小酥
c:403-619-4884(华语)/suzanne.xu@yahoo.ca/direct:403-775-1464
人寿探亲残疾大病终身定期储蓄保险/RRSP/TFSA/基金/投资/理财/退休养老资产遗产风险规划
中文产品背景介绍http://www.jerrycanada.com/yellowpage/main.php?type=1&id=237
保险理财中文专栏http://www.calgarychinese.ca/bbs/cgi-bin/forums.cgi?forum=34


缂栬緫銆銆鍙戣创鏃堕棿2010/01/03 11:02pm銆IP: 宸茶缃繚瀵
璇ョ敤鎴风洰鍓嶄笉鍦ㄧ嚎酥然-小酥
澶磋: 投资理财税务规划保险
闂ㄦ淳: 北美顶尖金融企业经验

 

濞佹湜: 0
绾у埆: 正处级
榄呭姏: 100
缁忛獙: 500
閲戦挶: 15462 刀
鏉ヨ嚜: 卡城保险投资銆
閴村畾: 宸茶缃繚瀵
鎬诲叡鍙戣〃: 168
鎬诲叡鍥炲: 498
鍙戝笘鎬绘暟閲: 666
鐧婚檰娆℃暟: 165
娉ㄥ唽鏃ユ湡: 2008/03/12
娑堟伅鏌ョ湅鎼滅储濂藉弸涓婚〉澶嶅埗寮曠敤鍥炲璐村瓙鍥炲

  鹏程果然一夜未归,以前虽然也有这样的情况,但这次显然不同,陈玉容和展天海都没睡好觉,两个人虽然没说话,可是都能从对方的喘气和翻身中感到不安。
   早饭时,乔巧下来的晚,粉底没遮住的眼袋使她添了几分憔悴,展天海特意把一盘海带丝往她跟前挪挪,乔巧微微笑了笑,看上去甚是疲惫。
   陈玉容忍不住问:“乔巧,昨晚鹏程没回来,你也没问问他去哪儿啦?”
   乔巧没抬头,快速的喝着粥,喝了两三口才憋出一句:“我没问,他也不会告诉我实话,或许致远他们能知道吧。”
   希颖的面上一热,怪怪的感觉,方才乔巧坐下时她像往常一样跟乔巧打招呼,可乔巧没理她,希颖敏感的觉得她不大对劲儿。
   致远接茬儿说:“是不是我哥心里别扭,找地儿猫着去了。”
   乔巧推开碗,不易察觉的冷笑一声,说吃完了,疾步走了出去。 陈玉容气的用筷子戳着门口:“昨晚上喝的醉醺醺半夜才回来,两口子没一个省心的。”
   “行了,人家乔巧出去应酬那是为了工作,跟鹏程性质上都不一样,吃晚饭去给玉华打个电话,他们要是准备好了车就去接了,房间也得收拾一下。”展天海打断陈玉容的牢骚。
   陈玉容很想发脾气,这么庇护着乔巧让她十分不爽,可展天海那后半句话又把她的小火苗给浇灭了。
  
  不过,陈玉容还是说服了自己,目前最重要的是人命关天的事儿,别的也就管不了那么许多了,方才饭桌上希颖说可以让她哥哥帮忙联系一下军医大,找个好专家,致远也为姨夫患上这种病难过了一阵儿,陈玉容觉得心里安慰了许多,他们对自己娘家人的态度还是令人满意的,陈玉容很在乎这些,虽然每次妹妹来,她可以数落妹妹地没拖干净、饭做得不好吃,她可以理所当然的把妹妹当成保姆使唤却不觉得不合适,但却不容许别人说妹妹一句不是,这是阵营问题,原则问题。
   玉华夫妇来了,不过几个月不见,妹夫的精神头明显差了一大截,甚至走路都需要人搀扶了,一条腿不知为何看起来不怎么利索,玉华说这是已经转移到脑子上了,那条腿不听使唤,妹夫往那儿一站不用说都能看出他是个病人。
   陈玉容看了妹夫这个样子心里很难受,他比以前沉默寡言多了,老愣神儿,玉华跟他说话更是小心翼翼,安置了他睡下,玉华没停就挽挽袖子去阳台上帮姐姐收拾那些花,陈玉容不让她忙活,拉着她在房里说话。
   姐妹俩聊着,玉华几度落泪,当然也是哀叹自己命不好,没过上一天踏实日子,感谢姐姐姐夫在这种时候能这么帮助自己,说儿女都指望不上,不嫌我们拖累就不错了,更别提出钱出力。
   这会儿,乔巧回来了,陈玉容听见声音便出去叫她过来见见大姨,乔巧还不知道这事儿,心不在焉的打了招呼,象征性的问了问姨夫的病情,又听说病房目前没排上,得到下个礼拜,这几天姨夫就住在家里。
   乔巧毫不掩饰的蹙着眉,半个小时后,提着个大包出来,玉华赶紧给她递了盘水果,陪着笑,可是乔巧却说她打算回娘家住一段时间。
   玉华的脸色登时不好看,转身进了厨房,陈玉容问为什么现在突然要回娘家,乔巧说这不是大姨他们来了吗,我工作本身没什么时间性,早出晚归的,年底更忙,怕影响了病人休息。
   陈玉容虎着脸,“你爸也早出晚归的,这有什么关系,你这么走了,你大姨他们心里怎么想。”
   “我是为大姨他们着想,他们应该能理解吧,我就不跟姨夫打招呼了,回头您跟他说一声,有时间我去看他。”乔巧说完,不管陈玉容的脸有多难看,扬长而去。
   乔巧一出门,玉华就从厨房冲了出来,涨红着脸对姐姐说:“她这是什么意思?嫌弃我们是吧,姐,我跟你说,要是我来这儿还得看她的脸色受她的气,我宁愿去住宾馆!”
   “行了!”陈玉容打断妹妹的控诉,“她这不是走了吗,你就当这家没这个人,我算看透了,她呀,在这个家也长不了了!”
  
   乔巧今天回家的早,她原想好好泡个澡,今天一天浑身疲乏,似乎酒气一直没散去, 而且还有点儿感冒,她想在浴缸里泡一泡发发汗,可没想大姨他们来了。
   玉华夫妇就住在她的隔壁,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每天活动在这个空间,与医院还有什么区别,空气中都会弥漫着死气沉沉的味道。
   她知道这么一走,家里那些人会怎么议论她,无所谓,她认为自己能忍住没跑到致远和希颖面前指着鼻子骂她们就已经算很有涵养了,这家人的破事儿,她再也不要管。
   鹏程没有来电话,她也没打过去,仿佛有了默契,真是讽刺的默契,可怕的默契,乔巧想好了回家跟妈怎么说,就说鹏程出差了,估计十天半月回不来,妈肯定会有疑问,但是那又能怎样,总好过告诉她鹏程有了外室,全家人帮着他打埋伏吧。
   她需要理清思绪,下一步该怎么办,这场战役无疑是持久的,艰巨的,但是切入点在哪儿,的确该认真想一想。


--------------------------------------------------------------------------------
阿省/BC/SK/ON/NB省执照保险理财顾问徐小酥
c:403-619-4884(华语)/suzanne.xu@yahoo.ca/direct:403-775-1464
人寿探亲残疾大病终身定期储蓄保险/RRSP/TFSA/基金/投资/理财/退休养老资产遗产风险规划
中文产品背景介绍http://www.jerrycanada.com/yellowpage/main.php?type=1&id=237
保险理财中文专栏http://www.calgarychinese.ca/bbs/cgi-bin/forums.cgi?forum=34


缂栬緫銆銆鍙戣创鏃堕棿2010/01/03 11:03pm銆IP: 宸茶缃繚瀵
璇ョ敤鎴风洰鍓嶄笉鍦ㄧ嚎酥然-小酥
澶磋: 投资理财税务规划保险
闂ㄦ淳: 北美顶尖金融企业经验

 

濞佹湜: 0
绾у埆: 正处级
榄呭姏: 100
缁忛獙: 500
閲戦挶: 15462 刀
鏉ヨ嚜: 卡城保险投资銆
閴村畾: 宸茶缃繚瀵
鎬诲叡鍙戣〃: 168
鎬诲叡鍥炲: 498
鍙戝笘鎬绘暟閲: 666
鐧婚檰娆℃暟: 165
娉ㄥ唽鏃ユ湡: 2008/03/12
娑堟伅鏌ョ湅鎼滅储濂藉弸涓婚〉澶嶅埗寮曠敤鍥炲璐村瓙鍥炲

  没想到,鹏程突然打来了电话,他先打破了这种默契。
  鹏程开门见山的告诉乔巧他辞职了,就在昨天下午,乔巧很意外,这是她今天以来听到的第二个新消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家里的事儿到她这儿都慢半拍儿,她想起早上致远说的什么鹏程心里别扭找地儿猫着的那句话,当时只顾着生气,没琢磨,原来指的是鹏程辞职的事,自己就这么着被边缘化了。
   鹏程说他不打算回家了,让乔巧帮他拿些衣服出来,乔巧问那你要去哪儿?问完又觉得多余,肯定是小情人那儿嘛,还用说,可鹏程却欲盖弥彰的说要去大哥翼飞那儿住些日子,商量一下下一步该做些什么事情。
   乔巧故意说要不去我家吧,我正好儿也打算回娘家住几天,鹏程噎了一下,慌忙说不用了,已经跟大哥说好,最近可能会比较忙。
   乔巧不依不饶,放着自己家不住去叨扰人家,这不尽让大哥笑话吗,鹏程却顾左右而言他,问乔巧为什么突然回娘家,乔巧告诉了他大姨和姨夫来看病的事儿。
   鹏程在电话里突然沉默了,显然他也不知道这个消息,过了一会儿,才叹口气,语调沉沉的说,姨夫怎么会得癌症呢,真是想不到啊,听得出他挺难过。
   乔巧接着说,家里有病人,我在家觉得不方便,所以回娘家住几天,反正有我没有也没什么关系,希颖和致远帮着联系医院,你爸负责拿钱,出钱的出力的都有了,我也沾不上边儿,你呢连家也不想回了,我呆着还有什么意思。
   鹏程说,你这是埋怨我呢还是埋怨我家人呢,乔巧说我都不埋怨,我只想告诉你,在这么下去,咱俩就只剩散伙了。
   乔腔没有答应帮鹏程拿衣服,两个人在电话里不欢而散,鹏程当乔巧是在耍小性儿,他这会儿是顾不上这个叫做老婆的人了。
  
   这边希颖和致远也发生了争执。
   希颖下班回来,大姨就在厨房跟她叨叨今天乔巧回娘家的事儿,说着还红了眼圈,她坚持认为乔巧是嫌弃他们住在家里,可希颖却心里直打鼓,她认为这件事情绝不简单。
   晚上她很认真的跟致远说,怕是有事儿,今天早上乔巧的反应绝对不是偶然。
   致远觉得她神经过敏,孕妇综合症,就算是有什么事儿,那也是他们两口子的事儿,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希颖正色道,你说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这叫知情不报,原本我对乔巧这个人既没有爱也没有恨,我就希望跟她做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可是硬是要用这件事儿把我们扯在一起,不说别的,如果换了我,被人这么蒙在鼓里,知道真相后不疯了才怪,你们男人怎么看问题这么不感性呢。
   致远说你现在担心没有任何意义啊,鹏程和小雨的事儿又不是咱俩的始作俑者,咱们不过是不小心知道了实情而已,咱们也有缄口沉默的权利吧,凭什么咱们就一定得做那个勇于拆穿一切的冤大头,你完全可以当做不知道嘛,
  希颖分辨,这不是自欺欺人的事儿,如果事情一旦暴露,你以为你会逃得过去,你以为乔巧不会指着你的鼻子骂,你以为你就可以开脱的没有任何责任吗,就说咱爸咱妈,他们会怎么想,他们能不能承受得了这种后果,反正我心里不安,设身处地替乔巧想想,没有哪个女人能不崩溃。
   致远没有再和希颖争论下去,但是他也实在没什么好的办法,最后他指指门口对希颖说,你要是实在良心过不去,你现在就可以去告诉乔巧真相,你可以去跟她说你一直很煎熬,一直想跟她说,你去看看结果有没有什么改变,乔巧会不会因此对你感激涕零。
   希颖无奈的坐在床上,她当然不会去跟乔巧说那些,而且即便说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反倒成了出头鸟了。
   致远看她沮丧的样子,便凑近了拍拍她的肩,小声说,罢了罢了,咱们顾好自己就成了,任你千般能耐,也只能管得了自己头上那片天。
   希颖像是自言自语,我不仅是知情不报,我还是帮凶。
   致远急了,你这么钻牛角尖怎么行?我哥和乔巧他俩本来就是利益的结合,这你难道看不出来?你是做恶事还是做善事,现在还不好说呢!
  
  丁志国去收了新房,交了大修基金和物业费,他拿到了新房的钥匙,不管是楼层还是户型,亦或者采光,都属上乘,丁志国站在毛墙毛地空空荡荡的房子里,百感交集,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也能有这么一天,住进高档社区,住进百十平米的大房子里,成了有车有房一族,或许很快就能跻身上流社会也说不定,你看,自己首先有那种体面的亲家,这就比一般人少奋斗十年了。
   李晓芬没来收房,她婆婆的身体最近不好,这一段时间她都在照顾老人,说到这些,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情义,丁志国想自己的下半生或许也是有所托的,他摸着粗糙的墙壁,竟然被自己的想法感动的几乎要流泪了。
  致远和希颖今天都有事儿,没法一起来,但这不影响丁志国的心情,验完房子下楼时,在电梯间遇到一个怀孕的女人和一个老太太,那女人看到自己先是愕然的瞪大眼睛,而后又慌忙挤出一个笑容来,喊了声“叔叔”,丁志国大脑快速运转了一下,但没有想起来有用的信息,想是大概认错了人吧,只好面无表情的对那女人点点头。
   但那女人又开口了:“您也买了这里的房子吗?”
   丁志国已经转过去的头只好又转回来,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没错,的确不认识啊,那女人莞尔笑起来,“叔叔,您是希颖的爸爸吧,我是希颖的朋友,见过你的,你可能忘记了。”


--------------------------------------------------------------------------------
阿省/BC/SK/ON/NB省执照保险理财顾问徐小酥
c:403-619-4884(华语)/suzanne.xu@yahoo.ca/direct:403-775-1464
人寿探亲残疾大病终身定期储蓄保险/RRSP/TFSA/基金/投资/理财/退休养老资产遗产风险规划
中文产品背景介绍http://www.jerrycanada.com/yellowpage/main.php?type=1&id=237
保险理财中文专栏http://www.calgarychinese.ca/bbs/cgi-bin/forums.cgi?forum=34


缂栬緫銆銆鍙戣创鏃堕棿2010/01/03 11:03pm銆IP: 宸茶缃繚瀵
璇ョ敤鎴风洰鍓嶄笉鍦ㄧ嚎酥然-小酥
澶磋: 投资理财税务规划保险
闂ㄦ淳: 北美顶尖金融企业经验

 

濞佹湜: 0
绾у埆: 正处级
榄呭姏: 100
缁忛獙: 500
閲戦挶: 15462 刀
鏉ヨ嚜: 卡城保险投资銆
閴村畾: 宸茶缃繚瀵
鎬诲叡鍙戣〃: 168
鎬诲叡鍥炲: 498
鍙戝笘鎬绘暟閲: 666
鐧婚檰娆℃暟: 165
娉ㄥ唽鏃ユ湡: 2008/03/12
娑堟伅鏌ョ湅鎼滅储濂藉弸涓婚〉澶嶅埗寮曠敤鍥炲璐村瓙鍥炲

  作者:爱吱爱吱 回复日期:2009-12-10 1638 
   丁志国装作恍然大悟,可是仍旧没想起这女人是谁,那女人继续说:“我做产检就是在楚雯那儿做的,希颖不也是吗。”
   丁志国也忙不迭的点头:“楚雯,哦,是啊是啊。”
   出了电梯,那女人和老太太没有先走的意思,跟在丁志国周围,“叔叔,您在这儿买房了?”
   丁志国答应着,抬手往上指了指某个方向,“十五层,东边那套。”
   “哦,那可是好户型啊,所有卧室都朝南,我在十八层,您的房子一定是希颖的公公帮您选的吧。”
   丁志国哼啊嗨呀,打着哈哈,走到大门口,那女人抬手打了辆出租,跟丁志国道了再见,走了。
   丁志国摸出手机打给希颖,告诉她刚刚的事情,希颖一听语气紧张起来。
   “爸,下次你见到她不要搭讪啊,淡淡的就好,不要告诉她房子是怎么买的,就当不认识好了,本来你们也就不认识。”
   丁志国纳闷,“为什么啊,她看起来跟你很熟的样子,我不理人家总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我跟她不熟,对了,她也是那里业主吗?”
   “是啊,十八层。”
   希颖沉默了一下,喃喃道:“真不该买这个房子,怎么会跟她成了邻居的。”
  
   事有凑巧,又过了几日,丁志国带着装修公司的设计师去看房子,走到小区大门口,迎面而来又碰到了那个女人,可这次,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男人,丁志国走近一看,居然是鹏程!
   丁志国想,当时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夸张,鹏程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儿,倒是那女人落落大方,热情的打招呼:“叔叔,来啦!”
   丁志国用了自己所有的脑细胞来琢磨这件事儿,从鹏程尴尬的表情,到两个人走路时挽着手的样子,到希颖那天说话的吞吞吐吐,他逐渐想明白了这里面的道道儿。
   他兴奋的大冬天脑门子沁汗,回到家跟李晓芬说:“娘那个乖乖啊,这么大的事儿,他们也真能瞒的住!我敢肯定那女人是鹏程在外头养的小的,肚子都,这么大了”,他比划着,“看样子跟希颖月份差不多,眼看生了啊!”
   李晓芬看他火烧屁股坐不稳的样子,忍不住说:“这可不是个小事儿,你千万别说出去。”
   “为啥?”丁志国装糊涂。
   “你想啊,希颖连你都瞒着,可见重要性,别给孩子惹麻烦啊。”李晓芬很认真。
   丁志国晃晃脑袋,直到现在他还不是很能确定,这在他看来真是石破天惊,小家伙都快出来了,纸还能包的了火?
  
   没想到,那天晚上,丁志国接到一个电话,是他不久前刚做的一个客户,也是陈玉容介绍来的,他买了净水机回家用了不到一个月,外地的儿子媳妇儿回来了,那儿子还就较了真,拿去有关部门做了检测,结果证明这个净水机跟水龙头上装的那种过滤器的功能没多大区别,根本不是宣传上吹嘘的那样,更别提什么弱碱性水了。
   那家儿子从一开始就认定他爸是被骗了,老头儿不高兴,还跟儿子争辩了一番,因为是熟人介绍,周围不少人都买了,他觉得还是能相信的,但儿子一梗脖子就去做了检测,结果一出来,把老头儿气的不轻,一个电话打来指责丁志国没有诚信,非常的生气,扬言要去工商部门告他。
   丁志国这几天来的好心情,被甩出了十万八千里,电话挂断不久,又接到了陈玉容的,仍旧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埋怨他让自己在朋友跟前丢了脸,担心如果这事儿传出去,大家都要求退款可怎么办。
   事情来的太突然,丁志国一时乱了分寸,他好言暂时安抚下那个老头和陈玉容,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去公司反映情况。
   公司市场部经理接待了他,听完情况,经理站起身关上房门,小声对他说,把钱退给客户,这一单就当没做好了,反正都是朋友的关系,退了货,他们也就不好再追究下去,赶紧把事态按下去,不要扩大了,扩大了对谁都没好处。
   丁志国心里毛了:“难道咱们产品果真不可靠吗?不是咱们也有检测报告吗?”
   经理一副看到怪物的表情:“老丁啊,你做了这么久的销售了,难道不懂什么叫宣传吗?什么都实打实的,还怎么做生意,怎么赚到钱?还得让我说透吗?”
   丁志国像挨了一闷棍,退货退钱不难,安抚下去也不难,可是这往后他还敢卖吗,万一再出个较真儿的怎么办,万一有人散播出去怎么办,心里没了底,做事就没了底,丁志国开始担心自己的“事业钱途”了。


--------------------------------------------------------------------------------
阿省/BC/SK/ON/NB省执照保险理财顾问徐小酥
c:403-619-4884(华语)/suzanne.xu@yahoo.ca/direct:403-775-1464
人寿探亲残疾大病终身定期储蓄保险/RRSP/TFSA/基金/投资/理财/退休养老资产遗产风险规划
中文产品背景介绍http://www.jerrycanada.com/yellowpage/main.php?type=1&id=237
保险理财中文专栏http://www.calgarychinese.ca/bbs/cgi-bin/forums.cgi?forum=34


缂栬緫銆銆鍙戣创鏃堕棿2010/01/03 11:05pm銆IP: 宸茶缃繚瀵
璇ョ敤鎴风洰鍓嶄笉鍦ㄧ嚎酥然-小酥
澶磋: 投资理财税务规划保险
闂ㄦ淳: 北美顶尖金融企业经验

 

濞佹湜: 0
绾у埆: 正处级
榄呭姏: 100
缁忛獙: 500
閲戦挶: 15462 刀
鏉ヨ嚜: 卡城保险投资銆
閴村畾: 宸茶缃繚瀵
鎬诲叡鍙戣〃: 168
鎬诲叡鍥炲: 498
鍙戝笘鎬绘暟閲: 666
鐧婚檰娆℃暟: 165
娉ㄥ唽鏃ユ湡: 2008/03/12
娑堟伅鏌ョ湅鎼滅储濂藉弸涓婚〉澶嶅埗寮曠敤鍥炲璐村瓙鍥炲

  作者:爱吱爱吱 回复日期:2009-12-11 1718 
  
   去客户家退货那天,致远一大早赶来陪着丁志国,丁志国知道致远是怕自己会吃亏,但是他已经想好了,今天就抱着做孙子的态度来解决问题。
   丁志国是这么跟客户说的,“我这个岁数了,不过是退休在家无事可做,想挣几个辛苦钱,不再拖累儿女不是?可是我也没想到,上了这个公司的当,我原以为人家是大公司,正规公司,也把这个事儿当做正经事业去干,而且人家也是有检测报告的啊,这都是我亲眼所见哪,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既然你们也去检测了,咱们就以你们检测的结果为准,实不相瞒,我去过公司了,可人家要把这个当做我个人销售的失败案例,损失由我承担,我卖出一台机子只能挣到很小一部分,大头人家公司都拿了,可是,公司现在不管,所以推给你们的全款都是我个人垫的,唉,垫就垫吧,谁让我瞎了眼呢,该着我倒霉,我也认了!”
   他这番话说得诚恳,态度谦卑,致远也在旁边陪着笑脸,那老头和他儿子听了反倒也不好发作了,拿了退回的钱,老头说:“老丁啊,我跟陈玉容是老同事了,这次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我才买的机子,现在我也还是看在她的面子上答应就这么解决了,咱们两清了啊。”
  丁志国不住的点头,临走又不放心的对他们说,希望他们不要把这件事传播出去,虽然已经决定以后不做了,但是过去已经卖出的,如果大家都以这种方式处理的话,我老丁就算倾家荡产也陪不上啊。
   这件事儿算是解决了,但是丁志国的心情并没有好起来,他甚至连装修房子的精神头都没了,他沮丧的对致远说,以后这档子事儿看来是做不成了,我也就守着这点儿钱养老吧,现在装修房子,花去几万块,想想舍不得。
   致远说房子该装修还是得装修,钱不要担心,不是还有我们吗。丁志国听着女婿的话,稍感安慰,但是仍不能改善他心里的七上八下。
  
   乔巧这几天忙的不可开交,赶录一些春节期间要用的节目,策划部门更是成天加班,自己的广告公司都无暇顾忌,她原想着反正鹏程也没什么事儿,干脆这段时间交给他打理,但转念一想不妥,一是鹏程办事儿不靠谱,二是权利这个东西不能放手,容易产生惯性。
   这次回家住,爸妈居然没问什么,自己也所幸懒得解释,她发现这段日子的生活还不错,比较简单,除了工作就是回家睡觉,每天还会固定接到一个冯立的电话或者短信,不抱什么目的的,两个人聊聊天,乔巧已经告诉他不要问关于她的私事,如果还想继续跟她来往的话。
   她发现原来冯立真的是一个蛮单纯的人,喜欢不喜欢都很直白,或许只有这么傻的男人才会跟她这个纠结在婚姻里拔不出来的女人搅不清,不过,偶尔她也会想,跟这种人生活在一起或许会长命百岁的。
   这天下午乔巧接到了展天海的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去医院看看姨夫。乔巧很想拒绝,但是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公公在她心里仍然是有权威的,而且,她毕竟是展家的儿媳妇。
   陈玉容和鹏程都在医院,这是乔巧这些天来第一次见到鹏程,两个人淡淡的,互相甚至没打招呼。乔巧立在离床较远的窗边,不愿坐下,看着躺在床上病怏怏的姨夫,对于她来说这就是个陌生人,无法引起她感同身受的怜悯,她甚至害怕离得太近会被一种莫名的空气笼罩,仿佛姨夫的呼吸都充满了细菌,她站在半开着的窗前,有一点微风,她就靠这点儿新鲜空气在撑着。
   鹏程倒是陪在姨夫身边,拉着他的手,低声说着什么,然后又拿起苹果帮他削皮,大姨看了,对陈玉容说鹏程这孩子还真贴心,又侧眼看看身后的乔巧,撇了撇嘴。
   这时,陈玉容的电话响了,只听她不停地对电话里的人说着对不起,不好意思,挂了电话后,懊恼的嘟囔着:“这个老丁可真是,弄这种不靠谱的事儿,多亏是我的熟人,要不然可怎么收场,唉,千万不要被别人知道啊,要不然大家都嚷着退货可怎么办,其实我不过挣了一点钱,关键是把脸丢光了。”
   展天海问怎么了,陈玉容把净水机出事儿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展天海哼了一声道:“别光顾着怪老丁,不是你自己爱贪小便宜的吗,不贪小便宜的人也吃不了大亏,你早晚记住这句话!”
   玉华打圆场说姐姐也不过是想帮帮亲家的忙,纯属意外,陈玉容也分辨,说自己拿到的那点钱不过是意思意思,说到底这也是靠我的努力赚钱,又没有不劳而获。
   展天海不再理会她,他实在不能理解这个女人对于钱的热衷,但又事关亲家,也不好再作评论。
   但这件事,说者无意,听者却留了心。


--------------------------------------------------------------------------------
阿省/BC/SK/ON/NB省执照保险理财顾问徐小酥
c:403-619-4884(华语)/suzanne.xu@yahoo.ca/direct:403-775-1464
人寿探亲残疾大病终身定期储蓄保险/RRSP/TFSA/基金/投资/理财/退休养老资产遗产风险规划
中文产品背景介绍http://www.jerrycanada.com/yellowpage/main.php?type=1&id=237
保险理财中文专栏http://www.calgarychinese.ca/bbs/cgi-bin/forums.cgi?forum=34


缂栬緫銆銆鍙戣创鏃堕棿2010/01/03 11:05pm銆IP: 宸茶缃繚瀵
璇ョ敤鎴风洰鍓嶄笉鍦ㄧ嚎酥然-小酥
澶磋: 投资理财税务规划保险
闂ㄦ淳: 北美顶尖金融企业经验

 

濞佹湜: 0
绾у埆: 正处级
榄呭姏: 100
缁忛獙: 500
閲戦挶: 15462 刀
鏉ヨ嚜: 卡城保险投资銆
閴村畾: 宸茶缃繚瀵
鎬诲叡鍙戣〃: 168
鎬诲叡鍥炲: 498
鍙戝笘鎬绘暟閲: 666
鐧婚檰娆℃暟: 165
娉ㄥ唽鏃ユ湡: 2008/03/12
娑堟伅鏌ョ湅鎼滅储濂藉弸涓婚〉澶嶅埗寮曠敤鍥炲璐村瓙鍥炲

  作者:爱吱爱吱 回复日期:2009-12-14 14:20:10 
   两天后的一个早上,丁志国和李晓芬尚在睡梦中,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醒,丁志国趴在猫眼儿上一看,外面围了一堆人,他心一惊,不会是事情传出去都来要账的吧,但仔细一看,有两三个男女是陌生面孔,他们身后围着的好像都是邻居。
   门外一个女人喊着:“丁师傅,开一下门好吗?”听起来很客气,声音也好听,丁志国嘀咕,是不是家属院里有什么事儿?想着便把门打开了。
   可门一打开,首当其冲伸进来的是一个长长的黑家伙,举到他的嘴边,那个好听的声音又传来,“请问你是丁志国吗?我们是电视台的,接到群众反映,说你正在销售一种净水机,涉嫌夸大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我们是来了解情况的。”
   丁志国被这个好听的声音蒙蔽了片刻,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说的是怎么个情况,可他一抬头,一架摄像机正对着他,黑窟窿一样的镜头像一个炮筒,一个大个子扛着这炮筒,不管怎么移动炮口都对着你,丁志国心里大叫“不好”,立刻去关门,可那大个子一步上前挤进来一条腿,把门别住。
   丁志国大喊:“我不知道,你们找错人了,出去出去!”大个子粗壮的大腿像一截铁棍,丁志国使劲全力也没能让他动一动,门外那个拿着话筒的女人趁势往里面挤,丁志国用力推着她,嘴里骂骂咧咧,这时李晓芬闻声从屋里跑出来,身上还穿着睡衣,见状她也是一声尖叫,虽然没搞清楚状况,但是本能的感觉这些人来着不善,看丁志国脸儿都白了,她返身回房抓来一把椅子,胡乱的超门外的人砸着,一副疯婆娘模样。
   电视台的人被李晓芬这个架势给弄怕了,也许怕伤着摄像机,大个子也收回了铁棍般的腿,门被丁志国咣当一声关上了。
   丁志国喘着粗气,听到门外好听的声音又响起来,不过这次不是对他说的,“各位观众,现在我们是在位于本市某小区居民丁志国家门外,昨天,我们接到群众反映,丁志国销售涉嫌虚假宣传的净水机,已经造成数百人上当受骗,目前有消费者已经掌握了权威机构的检测报告,但是,就在刚才,丁志国夫妇暴力抗拒我们的采访,致使采访不得已中断,我们会继续关注此事,并马上向工商部门反映情况,都市热线记者报道。”
   丁志国贴在门上仔细听完这段话,听的是浑身冒冷汗,他失神的对李晓芬说:“难道是那家人捅出去了?不会啊,那天我和致远明明跟他们说的好好的啊,那老头还是希颖婆婆的同事,不应该这么翻脸不认人哪?”
   李晓芬仍旧上气不接下气,方才又惊又怕的剧烈活动一番,她瘦弱的身体几乎承受不了,“可是,这事儿没别谁知道呀。”
   两个人惶恐的压低声音,大气儿不敢出,门外的响动逐渐消失了,丁志国觉得头有些发胀,血往上涌,就那么倚着门坐在地上,抬起手冲李晓芬挥一挥:“赶紧,去给致远打个电话!”
  
   致远和希颖闻讯赶来了,问清楚情况,希颖说这事儿奇怪,既然那家人已经答应了不外传,怎么又会传到电视台呢?致远说都市热线每天晚上六点半播出,电视上一演,可就麻烦了,大家都跑来退货怎么办,这是不可避免的。
   希颖说要不致远你陪爸去一趟那个公司吧,把事情说清楚,该谁承担的责任谁承担,真要是都闹着退货,咱们只能拿出爸挣的那一部分,其他的还是得他们公司拿出来,不过我估计电视一曝光,公司也没法儿经营下去了,不光咱们一家,各经销商都会闻风而动,得赶紧去,别让他们跑了。
   致远和丁志国一想还真是这么个理儿,不敢耽搁,立马赶去公司。
   可是,当他们来到公司租用的那个办公室时,却发现,已经是人去楼空了。丁志国当即要昏厥,哆嗦着让致远去找大厦物业,结果大厦物业说,那家公司昨天下午把房子退了,连夜搬走,忙活到半夜三点才搬完,说是这个地方的任务完成了,到别的城市去了。
   致远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一个圈套,先是捅给电视台,又跟此公司通风报信,为的就是坑害这些经销商,可是,什么人跟经销商有愁呢,想一想似乎不合逻辑,那么就是跟丁志国有仇,要不电视台记者怎么会跑到丁家去采访呢?
   所有的事情都似乎存在因果关系,可是却找不到能连接起来的线索,致远搀扶着欲哭无泪的丁志国,丁志国此刻脑子彻底乱了,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得罪过谁,自己虽说不算什么好人,可也不是什么恶人,一辈子赔笑脸活着,好容易这段日子赚了些钱,但也没有四处张扬啊,买了辆车还被希颖他们开去了,新房子也才拿到手,不会是谁因嫉妒生恨吧?
  
   晚上六点半,丁志国全家人坐在电视机前看都市热线,他的这一段新闻被放在第一个,希颖看到电视里爸爸和李晓芬狼狈的样子,鬼哭狼嚎的场景,围观的邻居幸灾乐祸的表情和议论,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爸此刻歪在沙发里,一天的工夫人已经缩了一茬儿。
   节目还没播完,丁志国的电话便开始此起彼伏的响起来,可他一个也不敢接,那电话每响一次,他就打一个激灵,最后干脆关机,跑到房间拿出一个存折递给希颖,“我就这些钱,他们如果都来找我退,我也拿不出啊,除非卖车卖房,可那个房子又不是我的,唉,我干脆把自己横在家门口,谁爱踢就踢两下,谁爱踩就踩两下,反正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李晓芬急着去拉他坐下,看他情绪激动的好像已经无法自制,涨红着脸,脸眼睛都是红的,可还没拉住,丁志国已经一秃噜坐在了地上,猝然昏倒,人事不省。
  
   丁志国中风了,此前他一直有高血压症,这次受了刺激,所以引发了中风,送到医院一天才醒过来,可是不能说话,只能眼里含着泪,面部表情都不听使唤。 希颖哥哥说爸这个情况比较严重,搞不好会引起半身不遂。


--------------------------------------------------------------------------------
阿省/BC/SK/ON/NB省执照保险理财顾问徐小酥
c:403-619-4884(华语)/suzanne.xu@yahoo.ca/direct:403-775-1464
人寿探亲残疾大病终身定期储蓄保险/RRSP/TFSA/基金/投资/理财/退休养老资产遗产风险规划
中文产品背景介绍http://www.jerrycanada.com/yellowpage/main.php?type=1&id=237
保险理财中文专栏http://www.calgarychinese.ca/bbs/cgi-bin/forums.cgi?forum=34


缂栬緫銆銆鍙戣创鏃堕棿2010/01/03 11:06pm銆IP: 宸茶缃繚瀵
璇ョ敤鎴风洰鍓嶄笉鍦ㄧ嚎酥然-小酥
澶磋: 投资理财税务规划保险
闂ㄦ淳: 北美顶尖金融企业经验

 

濞佹湜: 0
绾у埆: 正处级
榄呭姏: 100
缁忛獙: 500
閲戦挶: 15462 刀
鏉ヨ嚜: 卡城保险投资銆
閴村畾: 宸茶缃繚瀵
鎬诲叡鍙戣〃: 168
鎬诲叡鍥炲: 498
鍙戝笘鎬绘暟閲: 666
鐧婚檰娆℃暟: 165
娉ㄥ唽鏃ユ湡: 2008/03/12
娑堟伅鏌ョ湅鎼滅储濂藉弸涓婚〉澶嶅埗寮曠敤鍥炲璐村瓙鍥炲

  作者:爱吱爱吱 回复日期:2009-12-15 16:47:15 
   自打丁志国在家昏倒以来,希颖几乎没怎么合眼,致远急的担心她身体受不了,在外人看来,希颖的表现还算平静,没有哭、不怎么伤心,可其实这几天不管在医院还是在家里,希颖的脑子一刻也没停过,不知道爸的身体究竟怎么了的时候,看着爸昏迷不醒的时候,她害怕的以为爸这一次怕是挺不过去,忽然间各种情绪涌上来,她甚至想起小时候爸爸在某一个雨夜抱着自己跑了很远的路去看病的事儿,虽然她已经记不清那是哪年,也记不清得的是什么病,更记不清到底跑了多远的路,但是那一个飘忽的记忆闯进脑海,让她心里揪着疼,一个壮年男人没了妻子,能一直坚持到儿女工作都是单身一个,想来其实很不容易。
   当然,爸爸毛病很多,自己也曾经无数次怨恨过他,可是怨恨也不至于想让他就这么着躺在床上,对爸爸复杂的感情,此刻希颖理都理不清。
  
   希颖哥哥的意思是,这种病比较磨人,在医院治疗到不需要担心,有他在什么都好说,可关键是出院以后在家的治疗和休养,半身不遂行动不便,生活失去自理能力,是必须一个专人照顾的,哥哥还说,我肯定是没什么时间,事实上也不大可能天天照顾爸爸,我又没结婚,也没办法弄个儿媳妇来,但是每个周末我都能抽出时间来给爸做一些保健和康复治疗。
   致远也发愁,现在希颖又怀孕了,否则我们倒是可以搬回去照顾爸,但是希颖这个情况,本身自己都需要人照顾,要不请个保姆吧。
  希颖说现在保姆不好找,就算找到了,人家也一般不会愿意照顾老头,不方便。
   大家又琢磨亲戚里有什么人能帮的上忙的,想来想去,原本就人丁不兴旺的丁家,如今也找不出还和他们家保持联系,并且能帮的上忙的了。
   商量来商量去,大家都忽略了一个人,李晓芬。
   李晓芬这几天很忙,她来回奔波与医院和家里,丁志国吃不了东西,她就做些给希颖她们送来,她还把家里的床单被褥弄来,把陪护床收拾一下,不管谁晚上陪着都像睡在自家床上,大家在讨论事情的时候她也一言不发,就像一个雇来的护工。
   这会儿,坐在角落里的她突然开口了:“这事儿还商量什么,有啥不好弄的,照顾老丁的事儿我来就行,不需要找别人。”
   希颖他们都愣住了,其实希颖心里想到过李晓芬,可只一瞬间她就否定了,一是李晓芬自己还有公婆要照顾,恐怕分身乏术,二是毕竟爸和李晓芬无名无分,这个时候不能拖累上人家,啥也别说,人家想走就让人家走得了,说出来反而为难人。
   李晓芬接着说:“照顾病人我有经验,应该没问题,不过我公婆那边也需要人,我想要是请保姆的话就给他们那边请一个,我婆婆目前的情况比老丁要好一些,生活还是能自理的,这样我就能安心在这边照顾老丁,中风偏瘫这个我知道,后面要进行按摩康复治疗,照顾的精心的话会好的。”
   她说的很轻松,仿佛这事儿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但希颖知道绝不简单,这可不是一朝一夕,所以她犹疑着说:“阿姨,我只是担心别我爸一个人生病了,回头再把你也拖累病了,请保姆一个不行咱还可以换一个,不能一个没好再添一个病人。”
   李晓芬摆摆手:“没事儿,这个不打紧的,我身体皮实,看起来瘦,精神头儿足,你们不用操心我。”
   大家都没想到李晓芬会主动请缨,希颖的哥哥更是意外,在他的意识中,李晓芬几乎没留下什么印象,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能去拜托给一个对于他来说那么陌生的一个人,她还不同于保姆,保姆虽然也是陌生人,但却是雇佣关系,一个提供服务一个付钱,互不相欠,没有瓜葛,可这个女人这个时候出头露面又是一副活雷锋的姿态,他很吃惊。
   哥哥把希颖拉到办公室,认真的问她李晓芬这个人可不可靠,她是不是有所图。希颖反感的说,咱爸有什么可图的?要钱没有,要债一堆,还是个病人,人家图什么,你别老拿你们医院目前不纯洁的眼光去看人好不好。
   哥哥被希颖抢白的说不上来话,希颖又叹口气:“唉,其实之前我也一直对她没有什么感觉,觉得不过是爸的又一个女人,搞不好哪天又像陈姨一样拍拍屁股走人了,当初买房子做生意的,我也担心那女人图什么,可是,这次爸一病我算看明白了,至少这个人还是有情有义的,不光为和你在一起享福,也能一起受罪。”
  
   每个人的心情都很复杂,不是说希颖睡不着,而是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今天晚上李晓芬陪护,把致远换回来打算睡个好觉,致远这几天在单位请了假,希颖觉得很不落忍,竟觉得自己怀孕怀的真不是时候,要不然这会儿自己就能当一个人使了。
   致远闭着眼睛,希颖把灯光调暗,她手里拿着本医学书籍,最近没事儿就研究中风偏瘫,致远忽然睁开眼,像是自言自语:“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希颖转过头,“什么怎么回事儿?”
   “你不觉得咱爸这事儿蹊跷吗?按说有人举报我不奇怪,但是又有人给那个公司通风报信我就奇怪了,这不是奔着抓假冒伪劣去的,这就是奔着咱爸来的呀。”
   希颖合上书,也喃喃道:“可不是,我也琢磨来着,既然人家提到了那个检测报告,我想肯定是前些天和那家人起纠纷这件事儿的知情人,我还想着有时间去找找那家人,问问情况,总得弄明白不是。”
   致远把头支起来:“你去找他们能有用吗,要真是他们干的能承认?”
   “探探口风也好,是不是他们,从言谈举止上也能看得出蛛丝马迹,要真是他们我也没话可说,只能说这家人做事不地道,但我觉得不像,他们完全没这个必要,直接去工商局举报好了,何必绕那么大个圈子,又是动用电视台,又是去给那公司通风报信,你说是不是?”
   致远赞同,这时有人敲门,希颖下床开门,却是婆婆站在外面。
  陈玉容是来问问丁志国病情的,聊了几句,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希颖问婆婆是不是有话要说,陈玉容这才不大好意思的开了口:“现在我那些买了净水机的朋友也都想要退货,虽说大部分也都不差这几个钱,但是觉得受骗了,不甘心,我跟他们讲了你爸爸现在为这事儿犯了病,恐怕一时半会儿处理不了,可人家一天一个电话,你看,好多人在这个院儿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也不好说啊。”
   希颖为难的看看致远,最近要帐的人的确多,爸那部手机只要一开机就会跳出来很多未接来电提醒,甚至还有人发短信过来谩骂,致远也替爸接过几个电话,跟人家赔不是,说了家里目前的情况,承诺爸清醒点儿一定会妥善处理,但是那些人都不依不饶,怎么说都不行,致远也只好关了手机。
   这会儿陈玉容跑来说这个,致远跳下床说他妈:“你先别说那些,可以把你拿的钱先拿出来还人家嘛,表示点儿诚意呗。”
   “去!”陈玉容撅着嘴瞪儿子一眼,“整天就知道盯着你妈挣那点儿钱,我那只不过是帮忙的跑腿费、辛苦费。”
   “拿钱时积极,退钱就往后缩了?总不能出事儿了让希颖她爸一个人担吧。”
   陈玉容迟疑了一下,觉得这事儿也没办法说下去了,希颖上前拉住她的手,“妈,我们现在主要是没抽出空来,得闲了,就把我爸的钱整理一下,该赔给人家的肯定会赔,但是全款是不行的了,公司跑了,找都没地儿找去,您跟人家说说,宽限几天成吗?”
  
  


--------------------------------------------------------------------------------
阿省/BC/SK/ON/NB省执照保险理财顾问徐小酥
c:403-619-4884(华语)/suzanne.xu@yahoo.ca/direct:403-775-1464
人寿探亲残疾大病终身定期储蓄保险/RRSP/TFSA/基金/投资/理财/退休养老资产遗产风险规划
中文产品背景介绍http://www.jerrycanada.com/yellowpage/main.php?type=1&id=237
保险理财中文专栏http://www.calgarychinese.ca/bbs/cgi-bin/forums.cgi?forum=34


缂栬緫銆銆鍙戣创鏃堕棿2010/01/03 11:07pm銆IP: 宸茶缃繚瀵
璇ョ敤鎴风洰鍓嶄笉鍦ㄧ嚎酥然-小酥
澶磋: 投资理财税务规划保险
闂ㄦ淳: 北美顶尖金融企业经验

 

濞佹湜: 0
绾у埆: 正处级
榄呭姏: 100
缁忛獙: 500
閲戦挶: 15462 刀
鏉ヨ嚜: 卡城保险投资銆
閴村畾: 宸茶缃繚瀵
鎬诲叡鍙戣〃: 168
鎬诲叡鍥炲: 498
鍙戝笘鎬绘暟閲: 666
鐧婚檰娆℃暟: 165
娉ㄥ唽鏃ユ湡: 2008/03/12
娑堟伅鏌ョ湅鎼滅储濂藉弸涓婚〉澶嶅埗寮曠敤鍥炲璐村瓙鍥炲

  作者:爱吱爱吱 回复日期:2009-12-16 1601 
   展天海和陈玉容去医院看丁志国,可惜他还是不能动,否则他一定会激动的老远就迎出来的。
   展天海感叹:“怎么现在这人都扎堆儿往医院住呢,致远他姨夫病成这样,哪知老丁又躺下了,唉,人还是健健康康的活着最重要啊,我现在算是看开了。”
   说完又看着希颖:“别的事儿都处理的怎么样了?”
   “还没处理,我们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每天都有人打电话来,我爸那些钱我们倒是可以全推给人家,可人家不答应啊,都想退全款,所以就这么僵着呢。”
   展天海看看躺在床上的丁志国,沉默了一会儿,说:“这样吧,按全款退给人家,钱我来付,总不能让那些消费者吃亏,再有人打电话你们就答应人家退全款吧。”说完又对陈玉荣说,“把你拿那些钱也吐出来吧?”说完,笑起来。
   陈玉容一惊,嘴里嘟囔着:“我就拿那点儿钱,你们…还,这个惦记那个惦记的,既然你都要揽下来了,就别老盯着我了行不。”
   希颖也很吃惊,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她摇摇头却说不出话来,展天海站起身:“好吧,就这么定了,我得走了,好好照顾你爸啊,”又回头对床上不能动的丁志国说,“老丁,好好养病,别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丁志国显然是听明白了的。
  
   希颖送到病房外,还是心理不踏实,小声说:“爸,我想这个就算是打官司我爸也不该承担那么多的责任吧,而且我和致远已经商量了,不行就把我爸的房子卖掉。”
   展天海摆摆手:“你爸那房子只能卖给本单位的不是吗,又值不了几个钱,留着吧。”
   “那要不然那新房您还是收回去吧,没理由我们住着新房还要让您来替他还债。”希颖紧跟在展天海身后。
   走在前面的陈玉容警惕的回头看,展天海冲希颖使个眼色,希颖立即会意不再说下去了。
   李晓芬兴奋的直喊阿弥陀佛,对病床上的丁志国叨叨着:“这下可好了,亲家愿意替你还债,这等于又捡回你一条命哦,这以后啊,再也别做这种傻事了,天上不会掉馅饼!”
   希颖在病房门口,看着李晓芬叨叨,看着她那把热毛巾给丁志国擦着,脖子底下,耳朵后面,细心又温柔,眼眶不由得湿润了,从未见过的画面令她周身暖洋洋的。
  
   乔巧也看了电视,节目播出那天,她爸妈也看到了,都说没想到啊,老丁这下可是到了大霉了,这可怎么办哪。
   乔巧没吱声,为了避开嫌疑,她特地找了别的电视台,所以,这事儿应该是神不知鬼不觉,看到电视里丁志国狼狈的样子,她想,破财消灾吧,你们也别想不开了,反正你也是干了坑害人的事儿,就别怪我了。
   但是,她并不怎么开心,她甚至无法知道希颖她们的反应,只能靠猜的,这些人一定是哭成一团吧,卖车卖房?她也不能打听,怕引起别人的怀疑,其实多半是自己心虚,作为家人,看到新闻了问一问也没什么不合适吧,唉,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鹏程没消息,那天在他姨夫病房见过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消息了,乔巧又寻思那女的是不是要生了?也不知生个什么孽种出来,老爷子如果知道了会怎样?震怒?还是,沉默?亦或者,接受?
   想来想去,乔巧还是觉得很有可能先是震怒,而后沉默,最后只能接受,如果真是那样,那么自己又摆在什么位置呢,不行,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就太被动了。
   报复了希颖,乔巧却不知自己该做些什么了,这些天爸妈竟然不问她和鹏程的事情,对于女儿回家一住这么长时间竟然没一个人觉得意外,他们该晨练晨练,该买菜买菜,该做饭做饭,该怎样就怎样,就像女儿从没出嫁一样。
   越是这种气氛,乔巧越觉得难受,憋了些日子,她甚至想让妈问问她了,如果妈问,她一定会说,把什么都说出来,一件件一桩桩,都摆出来让妈说说该怎么办,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散了得了。
  


--------------------------------------------------------------------------------
阿省/BC/SK/ON/NB省执照保险理财顾问徐小酥
c:403-619-4884(华语)/suzanne.xu@yahoo.ca/direct:403-775-1464
人寿探亲残疾大病终身定期储蓄保险/RRSP/TFSA/基金/投资/理财/退休养老资产遗产风险规划
中文产品背景介绍http://www.jerrycanada.com/yellowpage/main.php?type=1&id=237
保险理财中文专栏http://www.calgarychinese.ca/bbs/cgi-bin/forums.cgi?forum=34


缂栬緫銆銆鍙戣创鏃堕棿2010/01/03 11:07pm銆IP: 宸茶缃繚瀵
璇ョ敤鎴风洰鍓嶄笉鍦ㄧ嚎酥然-小酥
澶磋: 投资理财税务规划保险
闂ㄦ淳: 北美顶尖金融企业经验

 

濞佹湜: 0
绾у埆: 正处级
榄呭姏: 100
缁忛獙: 500
閲戦挶: 15462 刀
鏉ヨ嚜: 卡城保险投资銆
閴村畾: 宸茶缃繚瀵
鎬诲叡鍙戣〃: 168
鎬诲叡鍥炲: 498
鍙戝笘鎬绘暟閲: 666
鐧婚檰娆℃暟: 165
娉ㄥ唽鏃ユ湡: 2008/03/12
娑堟伅鏌ョ湅鎼滅储濂藉弸涓婚〉澶嶅埗寮曠敤鍥炲璐村瓙鍥炲

  作者:爱吱爱吱 回复日期:2009-12-17 16:42:34 
   思来想去,乔巧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这么躲在娘家其实是最不值得最傻的举动,我又没外遇,我是受害者啊,我干嘛躲起来,他展鹏程不是离家出走了吗,那我就要回婆家长期抗战,躲在娘家算怎么回事儿,受累操心的还不是自己妈?就算是离婚,我也得让你们一家鸡犬不宁。
   想到哪儿做到哪儿,乔巧二话不说第二天就决定要回婆家了。乔巧妈看她突然要走,终于没忍住问了一句:“你这次回来是咋回事儿呀。”
   乔巧收拾着衣服,想了想,又拾出几件来挂回衣柜里,这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折腾呢,没准儿过几天还得回家来。猛然间她觉得心里空空的,最近已经很少去考虑节目的事儿了,收视率怎样,下期的主题是什么,这些过去她最在意最看重的东西,这些日子都被她抛在了脑后,曾经很充实的生活,如今看似忙忙碌碌,心里却空空荡荡。
   妈看她喝了口豆浆,坐在一旁轻声说:“鹏程最近忙什么呢?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你们俩是不是有事儿啊?”
   乔巧不吱声,妈又说:“你婆家最近事情多,他姨夫不是住院嘛,你能帮的上忙的就帮帮忙,希颖又怀孕,你是老大媳妇,当仁不让啊,所以你回去是对的,有时候个人的一点儿小恩怨,放到一个家里去看就不算什么了。”
   乔巧听着妈突然说出的这么富有哲理的话,心里先是一个冷笑,一点儿小恩怨,这能叫一点儿小恩怨吗?
  
   乔巧突然又回来了,陈玉容恨意外,鹏程这小子一走就难见上他一面,以为媳妇儿也一定是跟着去了,却不料到她竟然回来了。
   乔巧看起来很平静,进屋时打了个招呼就上楼了,半天都没见出来,陈玉容好奇,忍不住跟上去,敲敲门,没声音,轻轻一推,门开了,她慢慢走进去,卫生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大概在洗澡。
   陈玉容走到床前,看看放在床脚的那些行李,里面没有鹏程的什么东西,她背着手在房里转了一圈,乔巧他们不在家的这些天,这屋门一直锁着,陈玉容还嘀咕,这是防贼呢还是防我们呢。
   陈玉容发现衣柜里鹏程的衣服都还在,似乎没有带走,不由得纳闷,这孩子这些天到底住哪儿呢,要说去丈母娘家住了,她是一百个不相信。
   忽然身后传来乔巧的声音:“妈,你干嘛呢。”
   乔巧穿着地毯拖鞋,悄无声息的站在身后,头发湿漉漉的,满面愠色,并且警惕的看着自己床边的行李,仿佛害怕陈玉容动了,陈玉容撇撇嘴,说:“没干嘛,我来看看鹏程啥时候回来,你们这些天住哪儿了?”
   乔巧甩甩头发,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冷言冷语的说:“我回娘家了,他住哪儿我不知道,我不是说了吗,要是想问就去问致远和希颖,问我是没用的。”
   “你什么意思啊,这跟致远他们有什么关系嘛,你是他老婆我不问你问谁,你不要总是这副口气,你们两口子出了什么事儿那是你们俩的问题,别对谁都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乔巧拍下梳子,脆生生的响,“我们俩出什么事儿了,我现在不想告诉你,但是你有知道的一天!我想休息会儿,吃饭别叫我了。”她生硬着面孔,可怕的瞪着陈玉容。
   陈玉容气极了,但是她却又被吓唬住了,囫囵吞枣了一般憋着气,啥也没说转身出来了。
   越想越不对劲儿,乔巧过去也跋扈,但是至少还不会当面说这么难听的话,难不成真的出事儿了?是不是鹏程这小子又闹什么花花事儿啦?她觉得极有这种可能,鹏程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犯毛病了,这很让人不踏实,唉,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已经被他爸从公司踢出去了,现在又闹这种事儿出来,不擎等着扒你皮呢吗,那个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心眼儿比马蜂窝还多,能惹吗?
   但是,这里头有致远和希颖啥事儿,为什么乔巧口口声声指向他们呢?那两口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遇上这种事情躲还躲不及,能有什么关系?
   她这儿犯着嘀咕,展天海回来了。她赶紧迎上去,拉近小餐厅,压低声音说:“乔巧回来了,自己回来的,看着不高兴,说是这几天在娘家,鹏程去哪儿了她不知道,你说怎么办,她都不下来吃饭。”
   展天海越听越皱眉,牙都咬起来:“去把鹏程给我叫回来!”
   “哎呀,你快算了吧,听风就是雨,还不知道究竟出什么事儿了呢,就先把儿子叫回来。”
   “不是鹏程有问题你来找我!我还不知道他有几根肠子?”展天海怒道。
   陈玉容愁容满面的看着展天海蹬蹬上楼,心里百折千回,一方面担心儿子不知又要倒什么霉,一方面隐瞒了致远和希颖大概也知情的事儿,她打算自己先暗中把事情摸清楚再说。


--------------------------------------------------------------------------------
阿省/BC/SK/ON/NB省执照保险理财顾问徐小酥
c:403-619-4884(华语)/suzanne.xu@yahoo.ca/direct:403-775-1464
人寿探亲残疾大病终身定期储蓄保险/RRSP/TFSA/基金/投资/理财/退休养老资产遗产风险规划
中文产品背景介绍http://www.jerrycanada.com/yellowpage/main.php?type=1&id=237
保险理财中文专栏http://www.calgarychinese.ca/bbs/cgi-bin/forums.cgi?forum=34


缂栬緫銆銆鍙戣创鏃堕棿2010/01/03 11:08pm銆IP: 宸茶缃繚瀵
璇ョ敤鎴风洰鍓嶄笉鍦ㄧ嚎酥然-小酥
澶磋: 投资理财税务规划保险
闂ㄦ淳: 北美顶尖金融企业经验

 

濞佹湜: 0
绾у埆: 正处级
榄呭姏: 100
缁忛獙: 500
閲戦挶: 15462 刀
鏉ヨ嚜: 卡城保险投资銆
閴村畾: 宸茶缃繚瀵
鎬诲叡鍙戣〃: 168
鎬诲叡鍥炲: 498
鍙戝笘鎬绘暟閲: 666
鐧婚檰娆℃暟: 165
娉ㄥ唽鏃ユ湡: 2008/03/12
娑堟伅鏌ョ湅鎼滅储濂藉弸涓婚〉澶嶅埗寮曠敤鍥炲璐村瓙鍥炲

  作者:爱吱爱吱 回复日期:2009-12-18 1515 
   早上在餐厅门口,乔巧和希颖恰好碰上,希颖不知道乔巧回来了,昨晚她也回来的很晚,见到乔巧有点儿意外,乔巧看她一眼,一抬下巴进了餐厅。展天海下来时,乔巧起身帮他拉椅子,展天海问她休息的好吗,这几天是不是也很忙,她的眼圈忽的就红了,展天海顿时觉得心疼,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吃饭时,展天海问希颖他爸爸的情况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出院,家里还需要安排什么,希颖说没什么了,有阿姨在,我每天也会抽时间过去。展天海说没什么重要的事儿你可以不去公司,照顾你爸爸要紧,再有就是要不然我再给你爸请个保姆吧,你阿姨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希颖说我想过了,要不然让我的这个保姆先过去帮忙,每天做个饭打扫个卫生,我现在也不需要专人照顾。展天海想想说可以,给保姆多加点儿钱。
   一直坐在一旁的乔巧听的一头雾水,插嘴问怎么了,丁叔叔生病了?
   她这句话令所有人意外,没有人想到乔巧居然不知道这件应该是人尽皆知的事儿,但乔巧真的是不知道,等听完了事情的经过,她讶异的半天没回过神儿来,居然这就中风了?居然这就偏瘫了?
   那天在电视台化妆时,乔巧还在想着,化妆师说她的皮肤实在不好上妆,最近怎么了,没休息好吗?乔巧却答非所问的说人为什么会中风偏瘫呢,跟情绪有关系吗?化妆师说那当然,我舅舅就是这种病,平时高血压,结果家里盖房子时把表弟的腿伤了,舅舅一着急中风了,半身不遂这都好几年了。
   乔巧喃喃的说,那看来也是早晚的事儿,高血压自己就该注意别激动嘛,化妆师叹气,人的命谁知道呢,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乔巧觉得茫然了,世事难料啊。
  
   展天海帮希颖家解决了大问题,希颖感激之余心里有些不踏实,她跟致远说一个家里,一碗水得端平,现在这样,担心别人会说爸这碗水没端平。
   致远说咱爸难道没帮过我哥他们吗,他们开公司什么还不是一样?再说了,人的钱多了就不是自己的了,是大家的,再多就是国家的,要是再多,就是人民的了,咱爸是看透了这个道理,没把钱藏起来,而是拿给需要的人。
   希颖笑了,你爸都赶上活雷锋了。
   致远说就是这个道理,你想开了,反而钱会越来越多,想不开,路就越走越窄,我爸是谁啊,那都是人精。
   希颖说我发现你现在对你爸的态度格外不一样了,要是在过去,我不能想象你会这么看待你爸,不会是现在才发现钱是好东西吧。
  致远的表情很难言。
  
   丁志国出院了,李晓芬光打包带回家的东西都拉了两车,盆盆罐罐,杂七杂八,家都搬来一样,医院的护工说没见过你这么心细的,把这儿弄得跟家似的,你老公可真有福气。
   希颖听了也笑,在医院这些天,陪护的人吃的喝的都是李晓芬在家做了拿来,说医院的不好吃,外面的不干净,天天给丁志国擦身,按摩,跟他说话,不知道的一定认为他们是老夫老妻,有人跟李晓芬说你老公怎样怎样,她都笑着,并不去反驳。
   希颖一向不喜欢欠人情,但爸爸这事儿一出,欠的人情可不是一点点了。
   李晓芬还真是像她自己所说,瘦弱的身体精神头却十足,永远看她精力充沛,忙这忙那,闲不住,但希颖却担心她不过是靠一股劲儿在撑着,说不了哪天再倒下了。希颖在家总是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情,李晓芬一看见就抢过来,什么也不让她动,还冲着她的肚子说,小宝宝,妈妈的任务是休息对吧,要不然宝宝就不答应哈。
   希颖发觉自己跟李晓芬之间的气场越来越融洽了,有时两个人会同时想起一件什么事儿,同时说出口,然后相视哈哈大笑,好几次希颖很想更亲密的称呼她,却又想不出除了阿姨还能叫什么,只好把那份感激暂时存放起来。
  
   致远去找了那家人,那个老头发誓这事儿不是他说出去的,他说也看了电视,并且电视台的人也找过他,可是他说事情已经了解了,不想再说什么,电视台的人还说你不拿出报告来,工商部门也会去做检测的,但老头还是没拿,没想到电视台第二天就播了。
   致远回来跟陈玉容聊起这件事儿,说实在是蹊跷,知道检测报告的人不过就这几个,希颖、我、晓芬阿姨、你、我爸、那个老头家人,个个都能排除嫌疑啊,会是谁呢?
   陈玉容也抱着胳膊想,忽然慢腾腾的说,还有你大姨、姨夫、鹏程和乔巧,那天在医院看你姨夫,我们说起来过。
   致远挑挑眉毛,那都是咱家人,不用考虑。陈玉容点点头,却又迟疑的说,你哥和乔巧到底是怎么了?我问乔巧,她让我来问你们。
  致远心一惊,问我们?
   是啊,我问她鹏程去哪儿了,她说那得问你们,我看她很生气的样子,怕是跟你们有什么牵连,就没敢多说。
   致远立刻想到了小雨,难道,乔巧知道了?
  


作者:爱吱爱吱 回复日期:2009-12-18 1506 
  又到周末啦,可以休息啦~


--------------------------------------------------------------------------------
阿省/BC/SK/ON/NB省执照保险理财顾问徐小酥
c:403-619-4884(华语)/suzanne.xu@yahoo.ca/direct:403-775-1464
人寿探亲残疾大病终身定期储蓄保险/RRSP/TFSA/基金/投资/理财/退休养老资产遗产风险规划
中文产品背景介绍http://www.jerrycanada.com/yellowpage/main.php?type=1&id=237
保险理财中文专栏http://www.calgarychinese.ca/bbs/cgi-bin/forums.cgi?forum=34


缂栬緫銆銆鍙戣创鏃堕棿2010/01/03 11:09pm銆IP: 宸茶缃繚瀵
 鏈富棰樺叡鏈 16 [ 13 14 15 16 ]

蹇熷洖澶嶄富棰: *#!&*婚姻这回事儿--妯娌之间
杈撳叆鐢ㄦ埛鍚嶅拰瀵嗙爜: 鐢ㄦ埛鍚: 娌℃湁娉ㄥ唽锛瀵嗙爜: 蹇樿瀵嗙爜锛

鏄剧ず鎮ㄧ殑绛惧悕锛
鏈夊洖澶嶆椂浣跨敤閭欢閫氱煡鎮紵
浣跨敤琛ㄦ儏瀛楃杞崲锛
 棰勮锛鏄 

 椤剁涓婚绠$悊绮惧崕 | 鍥洪《 | 鍙栨秷鍥洪《 | 鎻愬崌 | 閿佸畾 | 瑙i攣 | 鍒犻櫎 | 绉诲姩 

     

与一般海豹油不同
海豹素具有五个重要标志:

1. 商标品牌:Jerry牌
2. 英文名称:Super Harp Seal Omega-3
3. PCBs free, 即不含任何多氯联苯化学物质
4. 颜色:绿色胶囊,味道: 薄荷香型
5. 加拿大卫生部NPN认证号:80008880
    

113,9700-105AVE, Edmonton, 永富商场内一层,金汉龙庭大酒楼下面
全年营业,时间 10:00AM-6:00PM
联系电话:(780)988-7788
加拿大特产
加力牌 超级海豹素,回国礼品最佳选择
活心、美容、抗衰老
清血管、降血脂、降血压
辅助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
增进大脑发育,促进智力开发

加力牌超级海豹素是加拿大加力公司独家专有产品,其突出特点是PCBs free,
是加拿大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成果,获得加拿大卫生部GMP和NPN双重认证,
从而成为迄今为止加拿大卫生部唯一推荐的婴儿可以长期安全服用的保健品。

另有其他多种北美产品,点击进入,欢迎选购!

    

© This foru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any registered or unregistered users in this forum
中文版权所有: 加西论坛  版本: LB5000II v20211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 加西论坛 立场无关